名庄丨亨利·米兰:普罗旺斯的“粉红怪杰”

 
  普罗旺斯绝对不仅仅是出产薰衣草和商业化桃红葡萄酒的地方,当地有一批酒庄,孜孜不倦地探索着更多元的发展方向。亨利·米兰酒庄就是其中之一,而且是最具个性的一员,关于这个满是粉红色的酒庄究竟有什么样的风采,他们的酒又有什么特别?看完这篇文章你会有深刻的了解!
 
文 Sarah Heller 编、译 Roger 图 酒庄提供 设计 G.G
 
  听到普罗旺斯(Provence)这个名字,相信更多人的第一反应会是旅游圣地,多过那个曼妙的葡萄酒产区。然而对于我来说,普罗旺斯让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一首名叫“Di Provenza Il Mar,Il Suol”的意大利歌曲,歌词唱的是一个老父亲恳求他儿子离开巴黎,离开那里“虚华堕落”的生活,回到家乡—普罗旺斯。这首歌其实也反映出了当地的一种纠结:作为普罗旺斯经济支柱的旅游业、葡萄酒业,与当地人的传统思想、个人主义的冲突。而这里所谓的个人主义,其实就是一种闲散的生活态度,因为普罗旺斯有相当一部分的意裔人口。
 
 
特立独行的酿酒先锋
 
  至于普罗旺斯的葡萄酒,对大部分普通消费者乃至酒商而言,应该都是属于“大路货”,中规中矩,价钱也不贵。当地最出名、最畅销的自然是桃红酒(Rosé),虽然大部分也都质量比较普通,适合派对畅饮。当然了,名庄如蝶之兰堡(Château d’Esclans)还是有着质量上乘的桃红的。
 
  普罗旺斯只有桃红吗?当然不是,亨利·米兰酒庄(Domaine Henri Milan)就是最好的例证。亨利·米兰酒庄坐落于一个名叫圣雷米的精致小镇(St. Remy),距离普罗旺斯的“圣城”阿维尼翁(Avignon)大约18分钟的车程。庄主亨利是一个有趣的人,偶尔会有点神经质,尤其是当你试图和他去争论他最熟悉的领域的时候。
 
  亨利·米兰酒庄离海岸有大约1小时的车程,挺远的,然而土壤中却仍然有沿海的气息。酒庄的土壤以蓝灰色的泥灰土(Marl)为主,那是石灰岩(Limestone)与黏土(Clay)的混合产物,也是庄主最引以为傲的,因为其土壤结构与夏布利特级园(Chablis Grand Crus)非常相似。亨利管自己的土地叫“Suol”,来自拉丁词根“Solum”,除了有“土壤”的意思,还有“独立”之意,实在与他的风格很像,有种“遗世独立”的味道,因为他做的酒与绝大多数普罗旺斯酒农都不一样。这么有个性的人,自然也会做出很有个性的酒。亨利·米兰酒庄在普罗旺斯的特立独行,激励着很多还在矛盾中挣扎的酒农们,这是他们伟大的一点。
 
 
普罗旺斯的复古派
 
  亨利出生在一个普罗旺斯的中产家庭,他父亲拥有一个葡萄园,在当地也有一定的声望。然而那只是一个普通的葡萄园,亨利·米兰酒庄能有今天的地位,全凭亨利的不懈努力与跳脱刻板思维的创新。他们是普罗旺斯少有的有“雄心壮志”的酒庄,严格监控葡萄园的所有细节,而且都要经过反复实验对比,为求最大程度地表现出特有的风土,当然了,定价也比当地的均价要高,在20欧元以上。
 
  除此以外,亨利也坚持传统酿造技术,他对传统的追求甚至有点极端,比如:酒庄内的葡萄藤,所有行行列列都是严谨地与星象排列吻合;他们到现在还坚持用马来犁地;葡萄园四周有用松果和田里的鹅卵石排列而成的一些古老图腾;葡萄酒会被放在混凝土桶中陈存,而不是不锈钢桶,亨利说这样才能让葡萄酒更好地“呼吸”;至今坚持手工操作灌装机器;几乎不往酒里添加硫化物……
 
  所有葡萄酒里都会或多或少地存在硫化物,这是酒精发酵的天然副产品。然而大多数酒庄会选择在酿酒的各个阶段适量加入一些硫化物,以阻隔氧化,与防止葡萄酒因细菌、真菌污染而变质。而现在越来越盛行的“自然动力法”,其中一个做法就是尽可能减少硫化物添加的量。
 
  亨利就是这套理论的忠实拥护者,他认为添加的硫化物会影响葡萄酒的发展,让酒的香气层次减少。当然,他也承认白葡萄酒中的抗氧化物含量比红葡萄酒低得多,要添加适量的硫化物才能保有酒体的新鲜度。
 
 
硫还是不硫?
 
  亨利·米兰酒庄有一款有趣的白葡萄酒“Grand Blanc”,以当地品种瑚珊(Roussanne)与白歌海娜(Grenache Blanc)为主,加上一点点霞多丽(Chardonnay)和麝香葡萄(Muscat)使口感更油润,香气更清爽。这款酒就是加入了硫化物的,因为在之前的试验中,不添加硫化物的版本会有一些酵母杂质以及其他漂浮物,虽然尝起来味道还不错但卖相太差,所以最终还是决定加一点硫化物。
 
  亨利·米兰也做桃红酒,但和其他普罗旺斯桃红不同,他们的桃红果香更浓郁,颜色也更深,还有比较明显的辛香。然而迫于市场与酒庄经营的需要,亨利不得不做出两款桃红,一款加了硫化物,另一款不加。尽管只添加了10毫克/升的硫化物,但二者的差异已经很明显。加了的显得更有生气,果香也更新鲜,但是整体比较直来直去,而未添加硫化物的版本则更为复杂,而且有更悠长美妙的余韵。
 
  而他们家的红葡萄酒,硫化与不硫化版本的差异就更大了,如果盲品的话甚至有可能会认为是两款不同品种的混酿。硫化版名叫“Le Vallon”,不硫化版叫“Sans Soufre Ajout é Rouge,下简称SSA”。这两个版本也是完全一样的品种混酿,西拉(Syrah)和歌海娜(Grenache),比例也一样。然而喝起来,“Le Vallon”就像一幅漂亮的图片,美好但缺少变化;“SSA”则更像一部影片,展示出来的风味更丰富、更完整,就像跟着酒标上的蝴蝶在葡萄园中翩翩飞舞一样。
 
 
喜欢粉红色的男人
 
  “SSA”的酒标用“美艳”来形容也不为过:一只黑白的蝴蝶下面是一块亮粉红色的花纹,视觉冲击实在很大。酒庄还有一款以酿酒师塞巴斯蒂安(Sebastien Xavier)命名的“S&X”,这款酒的酒标是一个粉红色的开瓶器,有朋克摇滚专辑封面的感觉。这个喜欢粉红色的大男人实在让人捉摸不透,而且他对此还很骄傲,丝毫不掩饰。整个酒庄都是粉红色的,无论是墙壁、酒标,甚至连他们的设备都有粉红色,而且是极具张扬个性的荧光粉红!
 
  尽管亨利如此喜欢粉红,然而酒庄新发布的高端产品“Le Jardin”(100%美乐)和“La Carree”(100%瑚珊),却选择了以钴蓝色作为主色调。当问及个中原因时,亨利自己也有点无奈:“这个酒标是我们当地艺术家设计的,他觉得蓝色更适合整体的基调,而且跟粉红也挺搭。”除了这两款,还有一款“Le Clos Milan”的酒标,每年都会由不同的艺术家来设计,但目前为止,所有的“Le Clos Milan”都显得不太像是亨利·米兰家的酒。
 
  如此不同,也许是因为“Le Clos Milan”是亨利尝试酿造的第一款也单一品种葡萄酒,需要一些特殊的区分方式。亨利曾说:“如果不能混酿,那我酿酒还有什么意思?”想必当时决定酿一款单一品种,也是下了相当大决心的。不过我个人觉得这款酒的酒标还是显得格格不入。
 
 
  亨利并不是普罗旺斯唯一具有探索精神的“发明家”。铁瓦龙酒庄(Domaine de Trevallon)与维纳拉酒庄(Château de Vignelaure)就在普罗旺斯酿造出了质量顶级的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铁瓦龙酒庄也像亨利一样“顽皮”,他们家的酒因为没有符合法定品种比例,因此只是地区餐酒级别(Vin de Pays)。不过一山还有一山“低”,顽童亨利的“Grand Blanc”只是一款法国餐酒级别(Vin de France)的酒,比铁瓦龙的还要低,赢得了这场“竞赛”。
 
  其实数年前亨利也曾试酿过赤霞珠,但近年来已经被逐步淘汰掉,回归到当地更传统的品种如歌海娜、西拉、慕怀合德(Mourvedre)和神索(Cinsault)等。那为什么他还会酿造一款100%美乐的“Le Jardin”呢?大概是因为亨利真的很喜欢美乐吧,喜欢到在酒窖中都放着一瓶柏图思(Pétrus)来提醒大家“酒王之王”也是一款美乐!
 
  作为一名出色的酿酒师,亨利与他的酒庄依然在国际的盛誉和对传统的坚持中探索着,寻找着未来的发展方向。也许现在他也还不确定未来的路该怎么走,但我相信,这个来自普罗旺斯的“粉红怪杰”,一定会找到一个最适合他的方向。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45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
 
葡萄酒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