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丨葡萄根瘤蚜的“馈赠”

  如同凤凰浴火重生,世界葡萄酒业也在19世纪那场灭顶之灾中涅。至今,距离葡萄根瘤蚜灾害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何不让我们在回首中思考这种小虫子“馈赠”给后世的正面影响。
 
 
文、编 Emily 设计 王健芸
 
  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城每年九月都会热闹非凡,很多声势浩大的节日游行接踵而至,其中最令人费解也是堪称最恐怖的游行就是一尊尊高头大马的葡萄根瘤蚜(Phylloxera)雕像游街而过,在烟火的照耀和人群的喧闹声中,人们似乎又想起了19世纪末那个葡萄根瘤蚜肆虐的黑暗时代,感恩于前人不屈不挠的的奋斗精神和葡萄园的复苏,当地人特地将每年的9月7-8日定为葡萄根瘤蚜节(Festa della Filoxera)。
 
  万物负阴而抱阳,任何事物都有如同硬币的正反两面,最大的危机之中或许孕育着最大的生机。如同凤凰浴火重生,世界葡萄酒业也在19世纪末那场灭顶之灾中涅,绝大多数产区的果农在重栽时选择了更适合当地风土的葡萄品种和种植方式,东西半球的葡萄园格局也在悄然之中焕然一新。至今,距离葡萄根瘤蚜灾害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何不让我们在回首中思考这种小虫子“馈赠”给后世的正面影响。
 
 
法国
 
  很少有人会质疑桑塞尔(Sancerre)那打火石和矿物气息浓郁的独特个性是长相思的终极表现。然而,如果没有葡萄根瘤蚜这个人人见尔诛之的小恶魔,现在的桑塞尔或许还是“法国后花园”一隅名不见转的红葡萄田。1860年代葡萄根瘤蚜虫摧毁了卢瓦尔河谷不计其数的葡萄田,那时普伊芙美(Pouilly Fume)和桑塞尔主要种植的是佳美(Gamay)和黑品乐(Pinot Noir)。当解决葡萄根瘤蚜虫害的方案被发现时(即把欧洲葡萄藤嫁接到美国抗蚜砧木上),人们发现长相思这种白葡萄品种比红葡萄品种的成活率更高,因而,长相思后来成为了卢瓦尔河上游地区最广泛种植的葡萄品种,而由于所酿酒款所呈现出的烟熏味,很快就有了“Blanc Fume”的美誉。
 
  19世纪末,法国大部分的葡萄园被告吞噬,曾经在波尔多备受欢迎的马贝克(Malbec)经此一劫后种植面积大幅度减少,因为相比抗害能力强的美乐(Merlot),马贝克对霜寒、落花(Coulure)、霜霉病等天灾虫害很敏感,所以很多酒庄在replanting时放弃了它。如果没有葡萄根瘤蚜,口感强壮但陈年潜力有限的马贝克恐怕依然会在法国昌盛至今,而左右岸被全世界复制不断的“波尔多混酿”配方也不会是今天的样子。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马贝克被迁往新世界的人们带到了大洋彼岸,现在已稳稳的成为了阿根廷最具代表性的红葡萄品种。
 
  勃艮第在19世纪大部分的时间里都很蓬勃繁荣,葡萄园满山遍野随处可见,葡萄酒的价格相对较低,即使是那些最顶级的葡萄园。直到1870年,葡萄根瘤蚜的到来为这片土地带来了毁灭性的的破坏。当嫁接美国葡萄根的方法初次被引进时,还在当地引发了莫大的恐慌和冲突。今天,勃艮第并不像它曾经那样种植密集,葡萄园多位于河谷之外的山坡上。因为山坡顶部太冷不利于葡萄生长,而靠近河流的低地又多是沼泽。葡萄根瘤蚜带给勃艮第唯一正面的副作用恐怕就是只有优质的葡萄园被重新栽种,而劫后余生的勃艮第也变得比以前更好。在这一点上,香槟地区与勃艮第的情况相似,重栽后葡萄园面积大幅度减少,但质量的提高也是有目共睹。
 
西班牙
 
  西班牙利用传统香槟法酿造的起泡酒卡瓦(Cava)一度畅销英伦和世界各地,西班牙人的狂欢派对可以没有香槟,但绝对少不了卡瓦。这种引领风潮的起泡酒的产生也能跟葡萄根瘤蚜扯上关系,1872年Cordorniu公司的负责人Jose Raventos在参观过法国后酿造出了第一瓶卡瓦,当时称为Champana。卡瓦的早期发展正好赶上了葡萄根瘤蚜开始蹂躏西班牙的节奏,因而人们有机会将加泰罗尼亚早前重酒体的红葡萄品种统统拔去,改种了白葡萄品种,也就是今天酿造卡瓦的“三剑客”:Macabeo、Parellada和Xarel-lo。现在,世界上大约85%的卡瓦都产自加泰罗尼亚。
 
  葡萄根瘤蚜在西班牙爆发的时间较晚(比法国迟了12年),且由于西班牙各产区之间的距离较远,虫害传播速度较慢。因而,当邻国法国在1860年代遭受白粉病和根瘤蚜浩劫期间,许多法国酒商跨域比利牛斯山来到西班牙大批量购买葡萄酒,用以补充国内的供应不足。离波尔多最近的里奥哈(Rioja)和纳瓦拉(Navarra)则成为了这次法国不幸最大的受益者:他们顺理成章的吸收了法国当时先进的酿酒文化和工艺,进而带动了整个西班牙葡萄酒的中兴。
 
 
意大利
 
  19世纪中后期的意大利经受了一系列经济和政治上的动乱,粉孢子(Oidium)和葡萄根瘤蚜相继摧毁了基安蒂(Chianti)产区的葡萄酒生产链。加上政局不稳和贫穷共同导致了第一批意大利移民潮,史称“Italian Diaspora”。迫使当时许多葡萄园工人和酿酒师去海外寻找新土地。而这对当时葡萄种植业还处于萌芽阶段的新世界来说绝对是一大福利。美国葡萄酒界曾经的第一家族蒙达维(Mondavi)就是在19世纪末期从意大利马尔凯(Marche)迁移到明尼苏达州(Minnesota),后在纳帕谷建立了家族酒庄。
 
  再者,意大利绝大多数的葡萄酒产区都以本土葡萄品种为傲,然而,赤霞珠、美乐等一众国际葡萄品种在西北部的特伦提诺-阿尔托-阿迪杰(Trentino-Alto-Adige)、威尼托(Veneto)地区却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来自弗留利(Friuli)的清爽白葡萄酒完全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才开始流行的葡萄酒风潮,这些都要归功于20世纪初期葡萄根瘤蚜结束后当地才开始栽种的国际性葡萄品种,如灰皮诺(Pinot Grigio)、长相思、霞多丽(Chardonnay)、赤霞珠和美乐等。
 
 
小贴士:
 
  葡萄根瘤蚜属同翅目,是一种肉眼几乎难以识别的黄色小昆虫。生命周期复杂,主要以破坏葡萄藤根部形成节瘤,吸食树液为生。1854年发现于美洲,19世纪中期从美国东部传到欧洲。直到目前还没有研制出根除方法,但可以通过将欧洲系葡萄枝嫁接到美洲抗蚜虫葡萄树上抑制病情。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33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
 
葡萄酒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