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庄丨百年奔富:在德亦在变

  传统与创新的冲撞交融是每一个传世经典都要经历的进化历程。作为一家拥有170年历史的澳洲一级酒庄,奔富酒庄(Penfolds)能够达到今天的高度,靠的并非长期以来名望和财富的积累,而是几代人对品质的不懈坚持和探索,正所谓“在德亦在变”。
 
 
文、编、图 Emily 设计 G.G
 
  《纽约时报》的头版报眼120年来未曾改变,“报道一切适宜刊登的新闻”既是这份美国报业翘楚的社训和宗旨,也是这位“历史记录者”的徽章和象征;车中贵族劳斯莱斯汽车一直秉承英国传统的造车艺术,自1904年到现在,超过60%的劳斯莱斯仍然性能良好。当然这并不代表经典不会改变,传统和创新的冲撞和交融是每一个传世经典都要经历的生命历程。拥有170年历史的奔富就是这样一个注重“德”与“变”的澳洲一级酒庄。
 
  当被问及“您是如何带领酒庄继续前进时”,奔富首席酿酒师Peter Gago指出延续酒庄的酿酒传统并保持其经典风格是现今酒庄最重要的职责,例如,葛兰许的酿造哲学在过去六十年里并没有发生实质性变化。再者才是创新和改变。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奔富“从1844年直到永远”的传奇标语。“我希望奔富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精品酒庄”,他心诚眷眷地说道。不得不承认Peter是一位难得的演说家,完美而又睿智的语言表达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无怪乎澳洲著名酒评家James Halliday形容他为一位“精力充沛、才华横溢的演讲者、葡萄酒教育家和酿酒师”以及“首席形象大使”。
 
 
葛兰许(Grange)的曲折成长史
 
  Peter是奔富170年以来的第四任首席酿酒师,而在他之前的每一位奔富掌舵人都是名垂澳洲酿酒史的大人物。尤其是第一任首席酿酒师Max Schubert,奔富旗舰酒葛兰许(Grange)就是他亲手创立的葡萄酒品牌。1949年,Schubert在一次波尔多之行中受法国窖藏(Cellar Reserved)葡萄酒的启发,决定酿造属于自己的“与众不同且可长期窖藏的葡萄酒”。经过一系列的侦察,他采用Magill庄园Grange葡萄园的设拉子(Shiraz)酿造了第一批试验性葡萄酒(外加少许Honeypot葡萄园的果实)。1951年份的葡萄酒很成功但从未公开发售过,1952年份Grange Hermitage(葛兰许早期名称)的横空出世是澳大利亚葡萄酒发展过程中历史性的一刻。
 
  葛兰许的早期命运并非一帆风顺,1957年,当Schubert受邀在悉尼向奔富高层展示他的成果时,酒款受到一致恶评,董事会强令他停止酿造葛兰许,甚至在之后阿德莱德品鉴会上他收到的也都是负面的评价。一位评论家表示:“Schubert,祝贺你。这款非常优秀的干型波特酒,只要是心智正常的人都不会买—更别说喝了。”Schubert十分尴尬、愤怒和沮丧,而葛兰许几乎就此殒命。好在悉尼与阿德莱德酿酒师之间相隔1400公里,这段遥远的距离竟意外拯救了葛兰许。在Magill庄园管理高层和酿酒师团队的帮助下,所有试验性的葛兰许都被藏到了地下酒窖。这些“被隐藏的葛兰许”就这样在奔富董事会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酿造了出来。直到1960年,葛兰许在葡萄酒展大获成功后,董事会才同意重新开展葛兰许的生产。
 
  今天的葛兰许是澳大利亚葡萄酒的标杆,并被南澳大利亚州国民托管组织列入遗产名录,多年来屡获殊荣。它的创造者舒伯特则在1988年被英国老牌葡萄酒杂志Decanter评为“年度杰出人物”。
 
 
可变的酿酒配方,不变的酒款风格
 
  随着时间的前进,澳洲的葡萄园格局也有了很大的变化,比如,20世纪中期以后,由于阿德莱德城市的扩展,导致奔富最早的Grange葡萄园缩减至5.2公顷。酒庄跟随时代潮流扩展葡萄园和产区的选择范围,这些产区以南澳巴罗萨谷(Barossa Valley)为中心向周边扩撒,甚至远至Tasmania岛屿和新晋产区Robe和Padthaway等。跨越千山万水只为找到最优质的葡萄,不拘一格降产区。在Max Schubert年代,所有果农的葡萄价格都一样,而现在酿酒团队会在不同产区的葡萄园花费很多时间,每一批进入酿酒车间的葡萄都会被评级,并按照它们的级别付钱。“没有好的葡萄就无法生产出优质的葡萄酒”,这是一个在奔富酒庄十分普及的酿酒理念。
 
  再者,奔富每个系列每款葡萄酒的混酿比例都没有固定的配方,只要所酿之酒符合该系列的风格特征就行。用Peter Gago的话说就是“No Blending Format,only Style Template”(可变的混酿比例,不变的酒款风格)。这也是为什么葛兰许没有统一的葡萄品种和葡萄园的原因,历史上只有1951、1952、1963、1999和2000年是由百分之百的设拉子酿成,因为这5个年份没有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的辅助也可以达到葛兰许所追求的平衡和魅力。
 
  现在酒庄所酿之酒50%的葡萄来自自有葡萄园,其余的则来自跟酒庄签有长期合同的葡萄园,其中有些酒农已是接连几代为奔富提供葡萄。奔富庞大的Bin帝国可分为三种不同级别的葡萄酒:跨产区混酿、单一地区混酿和单一葡萄园葡萄酒。
 
  跨产区混酿代表:Bin 389赤霞珠设拉子、Bin 707赤霞珠、St Henri
 
  单一产区代表:Bin 620赤霞珠、Bin 128Coonawarra设拉子、Bin 23 Adelaide Hill黑品乐
 
  第一葡萄园代表:Magill Estate设拉子、Block 42 Kalima赤霞珠
 
 
换塞诊所(Re-Corking Clinics)
 
  除了延续传统和推陈出新,Peter Gago认为加强与消费者之间的联系是奔富非常重要的一点。奔富的“换塞诊所”服务于1991年推出,这是一项带有革命性意义的售后服务。免费换塞服务提供给澳大利亚及全球的奔富收藏者(针对陈年超过15年的的奔富葡萄酒,特别是葛兰许),酒款会被奔富专业团队的鉴定、补加酒液和重新封口,现在这项服务已被奔富持续了20多年,全球前后共12万瓶奔富葡萄酒进行过“换塞诊疗”,减少了二级葡萄酒市场上保存状况较差的瓶装葡萄酒。还使得众多收藏者和媒体观察员领略到葛兰许超凡脱俗的魅力。
 
  葡萄酒作家和酒评家Hugh Johnson称奔富为“南半球唯一的一级酒庄”,而酒庄能够达到今天的高度,并历经数个世纪的风雨弥久不衰,靠的并非长期以来名望和财富的积累,而是几代人不懈地探索和坚持,正所谓“在德不在鼎”。唯有遵从和坚持一定的品牌理念并根据时代潮流推陈出新,才能拥有消费者长期信赖的品质和影响力,这或许就是百年奔富的成功所在。
 
 
奔富酒庄时间轴
 
1844
 
  Christopher  Penfold医生携妻子Mary来到澳大利亚,用1200英镑购买了Magill庄园,奔富酒庄成立。
 
 
1870
 
  当其丈夫去世之后,Mary Penfold开始独立经营酒庄。
 
1895
 
  Mary Penfold去世,奔富酒庄由她的女儿Georgina和女婿Thomas Hyland继承。
 
1920
 
  奔富葡萄酒占澳大利亚年度销量的50%,成为袋鼠国首屈一指的大酒庄。
 
1931
 
  15岁的Max Shubert离开巴罗萨谷,前往阿德莱德的奔富酒庄工作。
 
 
1950
 
  Max Schubert成为奔富的首席酿酒师,在一次前往法国的考察过程中品尝了很多波尔多顶级佳酿。
 
1951
 
  感怀于法国葡萄酒可以陈放50年之久,Max Schubert酿造了第一个年份的Grange Hermitage。
 
1959
 
  Bin 28成为奔富历史上首个正式使用Bin号码的葡萄酒。
 
1964
 
  Bin 707品牌首个年份正式发售,葡萄来自巴罗萨谷Kalima葡萄园(1855年栽种)。
 
1975
 
  Max Schuber退休,Don Ditter成为奔富第二代首席酿酒师
 
1976
 
  Penfold Hyland家族失去了对奔富酒庄的控制权。酒庄在Don Ditter的守护下,酒款质量保持稳定。
 
1987
 
  John Duval 成为了奔富的第三代首席酿酒师。
 
 
1988
 
  Max Schubert被英国Decanter杂志评为“年度人物”。
 
1993
 
  跨产区赤霞珠Bin 407发行,很快备受追捧。
 
2000
 
  首个发行RWT巴罗萨设拉子,该酒成为诺贝尔和平奖晚宴使用的首个非法国葡萄酒(第105次典礼)。
 
 
2001
 
  奔富现任首席酿酒师Peter Gago被葡萄酒大师学院授予了“Winemakers' Winemaker”。
 
  奔富还发售了12支手工制作的Ampoules葡萄酒。
 
2013
 
  奔富酒庄在首次James Halliday澳大利亚葡萄酒指南大奖上获得了“年度酒庄”嘉誉,同时还是第二十三次获得Wine and Spirit杂志的这种奖项。
 
2014
 
  奔富170周年庆。
 
 
 
数字:化平凡为非凡
 
  现实生活中我们无时无刻不被数字包围,如果你留心,会发现时间日期、次数、距离、面积等其他举不胜举的事物都跟数字有关。在奔富的官方网站上,酒庄别出心裁地为本来稀松平常的数字赋予了不凡的生命力。170年的历史由一系列曾在各个重要时期出现过的数字组成。
 
  奔富旗下Bin系列的葡萄酒多以数字命名,比如消费者耳熟能详的Bin 28、Bin 389、Bin 707、Bin 407、Bin 95等。其中Bin指的是大橡木桶或者储藏室的编号,起初用以区分不同年份和产区的葡萄酒。后来这些数字被沿用到葡萄酒的命名。不同数字的Bin代表不同风格的葡萄酒,其数字跟所属葡萄酒的品质和等级并没有直接关系。奔富的这个命名系统始于1962年,可谓是澳洲酒史上一个前无古人的壮举。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33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
 
葡萄酒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