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天使”

【葡萄酒杂志原创报道】6月16日,一场珍稀勃艮第葡萄酒拍卖如期开始,当“Domaine René Engel”(天使庄)出现的时候,一些人忍不住唏嘘。这1156瓶“Domaine René Engel”,涵盖1921年到2004年所有年份,有些甚至已经是世上最后一瓶。当已经消失的“天使”重回人间,不少酒评家和藏家忍不住撰文纪念。这是怎样一个酒庄?为什么“天使”会消失?这一期,我们一起来回顾这个传奇酒庄的百年浮沉。
 
Domaine Rene Engel, the legendary winery of vosne village, sub-region of Burgundy. It has made so much outstanding wines and did a great contribute in Burgundy wine history. But what we feel so regret is that as its owner Philippe Engel died at the age of 49, this winery became an “Angel” fell from heaven.
 

 
  勃艮第酒庄称为Domaine,词根“dom”在法文里是“家、住所及主人”的意思,而“aine”则是所属的名词后缀。从字面上即可看出,勃艮第酒庄是小农作坊式,它的灵魂和根基在于家及其主人,一旦分家或者主人离开,酒庄或许就不复存在了。
 
  勃艮第地区的酒庄因兄弟姐妹分家而衍生出数家新酒庄的例子不胜枚举。一些酒庄因为几个接班人自立门户而分割田产,不过大多数情况下酒庄基因仍在,依然会通过新酒庄代代传承下去。
 
  不幸的是,一些极为优秀甚至伟大的酒庄却因为主人的离去而戛然而止,如同流星划过,存世的酒也因绝版而变得无比珍贵。Domaine Henri Jayer(亨利贾叶)如此,Domaine René Engel亦是如此。
 
  Domaine René Engel法语音译为睿内·恩格尔,不过Engel很像英语中的Angel,因此昵称“天使庄”。除了谐音,前庄主菲利普·恩格尔(Philippe Engel)不幸于2005年去世,Domaine René Engel酒庄亦不复存在,因此以“天使”命名倒也颇为贴切。
 
传奇诞生
 
  Engel一家承载着勃艮第久远的历史。酒庄名取自创始人Ren Engel。Ren Engel于1984年生于勃艮第首府第戎,祖籍是白葡萄酒名区阿尔萨斯(Alsace)。Ren的父亲Alexandre Engel在他年仅三岁的时候便不幸去世,后来他的母亲Marie-Eugenie在1904年与当地大户Faiveley家族François Faiveley(别名Paul)再婚。François Faiveley是名医生,19世纪末期根瘤蚜虫害暴发之后,他回到勃艮第寻找解救之道并逐渐成为一名优秀的酒农。Ren Engel在继父的悉心教导下立志成为一名优秀的酿酒人。
 
  1911年,Ren Engel完成了三年种植学课程,随后回到继父的家族酒庄。没过多久,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年仅20岁的Ren Engel应征入伍。4年后,侥幸避过灾难的Ren Engel踏上故土。同年,继父François Faiveley去世,留下了10余公顷的酒园。
 
  Ren Engel醉心酒道,深知好的葡萄园是成功的基础。于是,他一方面励精图治打理现有的酒园,另一方面寻求机会购买新的酒园。1919年4月,他从Fournier-Dupont家族手中购得伊瑟索(Echezeaux)。1920年,他如愿将伏旧园收入囊中。2年后,酒庄阵营再添一员大将大伊瑟索(Grands Echezeaux)。
 
  René Engel善于思考和喜爱钻研,他甚至专门建造了一个实验室用于研究酿造。加上扎实的理论基础,他在酒园及酒窖里都如鱼得水。不过,酒质提升的同时,销售却不理想。当时恰逢经济萧条,不仅René Engel,几乎所有的酒窖里都囤满了葡萄酒。


 
  1934年,René Engel与Camille Rodier, Jacques Prieure和Georges Faiveley等几位志同道合的酒农一起成立了品酒骑士团(Confrérie des Chevaliers du Tastevin)。骑士团的宗旨便是酒农之间分享经验技术,推广勃艮第产区葡萄酒。品酒骑士团成为当时推广产区的重要力量,至今仍然活跃在葡萄酒的舞台上。
 
  René Engel逐渐成为当地受人尊重的酒农,他渊博的知识几乎都来自于实践,这不得不归功于刻苦的钻研精神和超强的自学能力。1935年,René Engel受邀在第戎大学科学系开酿造学课。未曾想,这个“代课老师”一教就是整整35年,辛勤培育了数代酒农,桃李满天下。众多学生中成就最大的是他的邻居,后来被誉为勃艮第“教皇”的亨利贾叶(Henri Jayer)。


 
  多才多艺的René Engel不仅酿得一手好酒,教得一手好课,还写得一手好书。他出版了数本关于酿造种植的书籍。法国政府为表彰René Engel在葡萄种植及酿造领域做出的杰出贡献,特在1951年授予其骑士荣誉勋章。
 
三代传承
 
  René Engel与妻子Antoinette Vercely育有一对儿女,大女儿Paulette生于1923年,小儿子皮埃尔Pierre生于1927年。皮埃尔的妻子Michele Guillien是一位来自第戎实业家的女儿,家境殷实,两人育有四子,老大Claire、老二Brigitte、老三Philippe及老四Frederic。
 
  根据皮埃尔大女儿Claire回忆,父亲最初的兴趣是法律。老恩格尔思想倒也开放,由着子女追求自己的理想,不想将他们束缚在酒园里。酒园里农活重,唯一的男丁志不在酿酒,老恩格尔逐渐售卖酒园。
 
  不过,皮埃尔逐渐认识到继承家族酒庄是自己的使命。于是,他尝试学习酿酒,以便将来继承祖业。只是,皮埃尔八面玲珑,仅葡萄园这个舞台还不够大。于是,他牵头创立了属于年轻酒农的组织幼藤俱乐部“Les Jeunes Professionnels de la Vigne”,目的是促进年轻一代酒农的成长。随着俱乐部的发展扩大,加上法律专业背景,他对政治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于1959年成为Vosne-romanée村的“村长”,两届连任。


 
  对于Vosne村及其葡萄酒产业而言,皮埃尔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对于家传酒庄而言,他并没有将其发扬光大。20世纪70年代,Domaine Ren Engel处于内忧外患的局面,皮埃尔的身体每况愈下,同时酒庄的酒几乎都以较低的价格出售给酒商,譬如Moillard, Jadot,Labouré-Roi及Mommessin等。天使庄需要一个新的领袖。
 
  天使庄传到第三代人菲利普的时候,这座曾经在沃恩村甚至勃艮第都光芒四射的名庄已经黯淡无光。菲利普励精图治,重新点燃家传火炬并将其发扬光大。
 
  1959年出生的菲利普从小就对酒窖有着浓厚的兴趣,经常跟着祖父René Engel进出葡萄园和酒窖。除了Ren Engel的言传身教,他还在伯恩的知名学府Lycée Viticole接受过正规的葡萄酒教育。皮埃尔在20世纪70年代染病之后身体一直不好,菲利普在1974年开始在酒庄里协助父亲。1981年,皮埃尔去世,享年53岁,菲利普便与母亲Michele一起打理酒庄。


 
  20世纪90年代初期,菲利普在经历10来个年份之后实现蜕变,一方面将先辈传承的传统和经验完全吸收;另一方面也逐渐找到自己的风格和方法。他在酒窖里的首要法则是尊重黑皮诺,不过度萃取、谨慎用桶,即便是特级园也不会超过50%新桶比例。随着酒质的提升,酒庄逐渐恢复往昔的风采。
 
  对绝大部分的酒农来说,这样做的好处是有利于保持黑皮诺原有的风味,并且在年轻的时候开瓶也能令人愉悦。但是,弊端则有可能影响陈年之后的表现力,毕竟轻度萃取和轻度用桶都削弱了酒中的风味。然而,Philippe Engel厉害的地方就在于陈年之后依旧果香绽放、酒体饱满。由此可见Philippe Engel在酒园管理和酿造工艺方面的超凡造诣。
 
  1988年的某一日中午,菲利普与母亲商议后决定从1989年份开始全部酒庄独立装瓶,不再出售给酒商。这样不仅有利于酒庄知名度的提升,也能更有效地控制渠道提高收入。为了更好地宣传,菲利普启用新酒标设计,寓意一个全新的开始。
 
风土世界
 
  天使庄仅种植黑皮诺,一共6款酒,除了伏旧园(Clos Vougeot),其余田产都在Vosne-Romanée村。
 
Clos Vougeot
  对于伏旧园,尽管业界褒贬不一,但不可否认的是,它对勃艮第而言意义非凡。千百年前熙笃教 (Abby Cîteaux)僧侣在此开始了风土的传奇之旅,伏旧园也因此见证了整个勃艮第酿造历史。19世纪中期,先驱Dr. Lavalle曾将伏旧园列为“hors ligne”,是仅次于罗曼尼康帝的一流酒园。


 
  因此当René Engel听闻大善人Léonce Bocquet的遗产伏旧园将被拍卖的消息时喜出望外,1920年他如愿以偿买入一个1.3696公顷的地块。Engel家的伏旧园地块地处黄金地段,位于伏旧城堡下方Les Marets Hauts气候(如今鲜少有人以此气候命名),富含黏土和石灰岩。Noellat家在伏旧园的地块就在Engel家南边,后来神奇老太Lalou Bize Leroy几乎将Noellat家的田产全部收入囊中,因此伏旧园最佳的两家人家其实地块相邻。
 
Echezeaux
  伊瑟索的红土是黑皮诺最喜爱的土壤,Engel家在此有一个差不多半公顷的地块,位于产区内En Orveaux气候内。Engel家的伊瑟索历史久远,部分葡萄藤在Philippe接手的时候就差不多80多年的藤龄了。Philippe Engel在田间作业的时候,经常在这片平坦的园地里享用午餐。Engel家伊瑟索地块边上便是Meo家,当时是由传奇Henri Jayer负责打理酿造。
 
Grands Echezeaux
  尽管伏旧园是Engel的精彩之作,但酒庄的王牌毋庸置疑是大伊瑟索。Engel家在大伊瑟索共有0.5公顷土地,分布两处,葡萄藤是Ren Engel在20世纪30年代种植。相比伊瑟索,Engel大伊瑟索的特色是将黑皮诺和风土的优雅、果味、深度和复杂度完美融合。少一些力量,多一些细腻。
 
Vosne-Brulées
  总有一些酒园会得到上天更多的眷顾,不仅风土上佳,而且有慧眼伯乐。Les Brulées便是如此。细数Brulées的地主便可见此言不虚,Leroy, Meo, Michel Gros, Comte Liger Belair及Rene Engel,无一不是独当一面的顶级名家
  Les Brulées毗邻李琦宝,历来皆为饮家所好。Les Brulées面积为4.5329公顷,七家地主共享,Engel为此处大地主,占地1.1741公顷,分布于4处,最大的为0.93公顷。
Les Brulées园地贫瘠且多石头,位于山坡顶部,日照充足,是产区最热的区域,故而取名火焰。Philippe Engel时期火焰园达到巅峰状态,兼具力量和优雅,神似素有“丝绒铁拳”之称的邻居李琦宝。
 
Vosne-Romanée
  18世纪历史学家Claude Courtepée有一句至理名言:“Vosne村没有平庸的酒园。”这里是世界上顶级黑皮诺的摇篮,不仅蕴藏着顶级风土,也孕育着顶级名家。Ren Engel酒庄的起源实际上是当地大户Faviveley家族,位于Vosne村Place de la Mairie街的房子也是在20世纪初Paul Faiveley建造,当初就设计了一个巨大的拱形地窖用于藏酒。Engel在Vosne-Romanee产区坐拥2.868公顷村级酒园,主要分布在Basses-Maizières, Aux Communes, Les Vigneux和Les Chalandins几个地势较低的酒园里。Aux Communes园名寓意深远。勃艮第古时土地根据所有权分为“Communes”和“Propres”,前者为公有土地,后者则是私人产权。根据习俗,公有土地属于开荒者。开荒者清理土地并耕作,这块公有土地为他所有。Aux Communes位于产区边缘,东边便是村镇,南侧紧邻因Domaine Leroy而声名鹊起的Aux Genaivrieres。另外三个地块则位于Vosne-Romane产区北侧靠近伏旧园的一带,三者相互接壤。

 
家酒 Boncourt-le-Bois
  鲜为人知的是Engel家族还在Vosne-romane村东边的Boncourt-le-Bois村Les Glapigny内租借了一个面积1.1242公顷的地块,Ren Engel时期便将此地以Bourgogne Grand Ordinaire名义装瓶酿造。不过此酒并不公开销售,是仅供Engel家族的家酒。
 
  天妒英才。菲利普在49岁的时候突然逝世,留下一个未完成的2004年份。菲利普一共酿造了20多个年份,令人唏嘘的是,他离勃艮第史上顶级年份2005仅一步之遥。由于太过突然,家族甚至没有继承计划。再加上法国政府高额的遗产税,老母亲Michele主持家庭会议后决定出售酒园。2006年,法国亿万富翁François Pinault与Engel家族达成协议,买下全部的酒园并创建一个全新的酒庄Domaine d’Eugénie,不过RenEngel酒庄原址并没有出售,仍然属于Engel家族。


勃艮第分级制度详解
瓶子·Pan
勃艮第"扫地僧",
耗时八年写了本非公开发行的
白皮书《瓶中的勃艮第》。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33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
 
葡萄酒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