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法国人为难法国酒

法国人为难法国酒

我们可怜的Pinel部长(法国民间手艺、贸易及旅游部长),她所构想的那种美食文化,完全偏离了实际。就如一坛用虚伪和意识形态上搅和出来的一款老酱,味同嚼蜡,而且陈腐不堪,满是破败的气息。果不其然,今年的美食节的菜单上仍然看不到任何与“葡萄酒”相关的内容。

法国人为难法国酒

谁喝伟大的波尔多?

谁喝伟大的波尔多?

期酒的出现改变了波尔多的地位。最初,消费者无法参与到期酒销售模式中,因此,酒商们不得不让酒在自己的酒窖中存上几年才卖得出。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期酒市场向公众开放,波尔多和伦敦的交易广场为波尔多酒再次注入了强心剂。但交易商的原始角色却被迫逐渐发生了变化,从窖藏或运送,转变为更基础的商业中介人。

谁喝伟大的波尔多?

日常之味

日常之味

虽然葡萄酒常被打上分数,仿佛真的有绝对的价值存在,但我必须说:“葡萄酒的美味价值是相对的。”确实,有些酒特别受到推崇,其中也有些身价特别高或者特别稀有珍贵,让拥有过、尝过的人可以拿来炫耀一番。但我说的不是这样的价值,而是真切地回到美味自身,单单作为一种佐餐饮料的话,其实葡萄酒并不存在什么绝对的价值。

日常之味

老酒迷思

老酒迷思

由旧世界到新世界,遇到老酒的机会的确越来越少,难怪有时会失去理性,购买老酒的时候,根本不会考虑酒是否已经死掉。菜鸟不懂分辨不足为奇,但就连很多专家,都会被“老酒”两个大字迷魂,带着非常享受的表情去喝杯中早已香消玉殒的葡萄酒。我曾经在不少国内的葡萄酒比赛,蒙瓶时喝到死掉的酒,一分不打,却有其他评审表示为有这样的“老酒”参赛而感恩。

老酒迷思

复古新风味

复古新风味

虽然最常听到的是遵循传统与地方风土,但长远来看,葡萄酒世界也一样是流动的,一样会随着潮流翻转,周期短则数年,长则可达数十年乃至半个世纪之久。然而某些死守传统与先人酿造方法的老派酒庄,在坚持数十年而不变之后,现在却因为顽固坚守,反而成了最先进的风潮名庄。

复古新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