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志延:探索澳大利亚珍酿

李志延

如果以是否可以长期陈放为论定葡萄酒的价值和品质的决定性因素的话,千万不能把澳大利亚葡萄酒排除在外。虽然,以精品葡萄酒(boutique wine)的发源而闻名的澳大利亚,优质陈酿所受评价不是很高,但其品质完全可以媲美波尔多葡萄酒。

曾几何时,澳大利亚葡萄酒是所有葡萄酒出口商在进军新市场时争相选择的热门品种。在上世纪90年代澳大利亚葡萄酒的“黄金时代”里,其在英国和美国等主要市场的年销售量都呈现双倍增长。到2004年,澳大利亚取代法国成为需求量旺盛的英国市场的最大葡萄酒供应国。澳大利亚人似乎拥有一切-自信、随意而平易近人的性格;最重要地是,他们拥有人人渴求的、活力十足又物超所值的葡萄酒。

2005年,随着Constellation和Fosters等行业巨擘开始收购和吞并澳大利亚精品酒庄,整个业界怨声四起。很多大型酒庄纷纷易主,甚至连Southcorp这样的坚定分子也开始面临困难,最终不得不被饮料巨头Fosters收入麾下。这些公司都以超市和杂货店作为战场,而买家们则流连于不同的超市通过对比以获得最优惠的价格。

最后受伤的总是那些利润微薄且无法从大型零售渠道中赚到钱的酒厂。而较之于来自海外市场的压力,他们在自家门口所面临的困难则更加眼中:干旱伴随着森林大火和霜冻已持续多年,后来又遭受洪水侵袭。而雪上加霜的是,其国内市场日益萧条,而进口葡萄酒,尤其是来自新西兰的葡萄酒的销量却稳步增长。

随着大部分酒被打折销售,关于澳大利亚葡萄酒的定义已从“超值可靠”变为“价廉物美的打折货”。很多酒评家,包括《The Australian Wine Companion》的作者-德高望重的澳大利亚葡萄酒专家James Holliday,都一致认为,澳大利亚正是因为太过成功而导致失败。像Yellow Tail这个品牌,在全球卖了近1.32亿瓶葡萄酒,仅在美国市场就有9,600万瓶的销售量,为“价廉物美”的澳大利亚葡萄酒品牌形象做出了的贡献。

在亚洲,澳大利亚葡萄酒不像在英国那样衰败。在中国内地和香港,澳大利亚依然是仅次于法国的葡萄酒供应国。而在亚洲主要市场中排名前三位的葡萄酒供应国里,它也依然保持了很强的竞争力。由于缺少来自连锁超市的强大购买力对利润的压榨,澳大利亚葡萄酒在亚洲反而得到了保护。最重要的是,香港、东京和新加坡的消费者更需要的高端葡萄酒,而不是大批量生产的评价酒。

澳大利亚还有许多品质极佳的葡萄酒有待发现,而在最近一次旅行中,我的目标则是Coonawarra。经过在皇家阿德莱德葡萄酒展为期一周的品鉴后,我决定飞往Coonawarra,亲眼看看那片红色石灰岩土壤,并且造访几家顶级的酿造商。有一个疑问我要留待行程的最后来解答:好的澳大利亚葡萄酒都是陈年佳酿吗?当然这个问题对于Penfolds’ Grange或者Henschke’s Hill of Grance Shiraz这些酒来说是对于的,但我想在Coonawarra出产的好酒中找到证据。那里的顶级酒庄所出产的都是值得陈年窖藏的葡萄酒吗?顶级的澳大利亚佳酿是否都需要经过至少10年陈年后才能获得复杂度与深度?

在飞赴Connawarra之前,我就已经想好了这些问题。这得感谢由Michael Hill Smith和Paul Henry组织得一场品酒会,前者是澳大利亚第一位葡萄酒大师,而后者当时正在为澳大利亚葡萄酒和白兰地管理局工作。他们让10瓶酒龄至少有10年的佳酿齐聚一堂:2000 Radenti – Chardonnay Pinot Noir Sparkling、2001 Peter Lehmann – Reserve Riesling、2000 Mount Pleasant – Museum Elizabeth Semillon、2000 Shaw & Smith – M3 Chardonnay in magum、1999 Petaluma – Coonawarra Cabernet Sauvignon、1998 Wendouree – Cabernet Malbec、1992 Yalumba – Reserve Shiraz-Cabernet Sauvignon、1994 Yarra Yering – Dry No 2 Shiraz-Viognier blend、1991 Penfolds – Grange和1996 Penfolds – Kalimna Cabernet Sauvignon Block 42。

两瓶很有名得酒并没有带来太大的惊喜:1991 Penfolds Grange和1998 Wendouree Cabernet Malbec。两者都是我特别喜欢的澳大利亚红酒品种,我觉得它们至少需要在瓶中陈年10-15年,口感会更佳。而给我带来很大惊喜的两瓶酒是2001 Peter Lehmann Reserve Riesling和1999 Petaluma Coonawarra Cabernet Sauvignon。前者散发出的活力令人惊讶,虽然它是一款已拥有10余年酒龄的非凡年份酒,Hill Smith说它在每年的葡萄酒展上都能抱奖而归。在隐隐飘荡的花香中,蕴含着诱人的陈年雷司令(Riesling)所特有的香气,白色花香与成熟的杏子味充盈口腔。这款酒的深度、风味的丰富性以及惊人的广度,都让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么美妙的雷司令即使再放上10年也没问题,而它的售价依然只有30美元!

另一款令我颇为惊讶的南澳产葡萄酒是1999Petaluma Coonawarra Cabernet Sauvignon。经过时光沉淀的璀璨酒体散发着叶子与烟草的气息,及至中味则忽现果味甜香在丝绒般展开的单宁陪衬下的完美融合,丝丝相扣,稳定的酸度让各种味道一直持续到最终。

这款馥郁芳香的佳酿让我领略了澳大利亚葡萄酒的极致。知名农学家John Gladstone曾对比了澳大利亚各个主产区与世界其他国家葡萄产地的气温,发现Coonawarra在低产期的气温总和摇臂法国波尔多低很多。而这意味着这片直到1890年才被开垦的种植区让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西拉(Shiraz)和霞多丽(Chardonnay)等葡萄品种能享受更长的生长期,浓郁的风味在整个夏季慢慢积累而成。

我拜访了Katnook、Balnaves、Wynns、Hollick和Majella,还有一些没去成的地方,我向它们索要了样品并且收到了大量回馈。但有一些产地让我很失望,比如Katnook,那儿的酒一成不变、索然无趣。然而总体来说,Coonawarra佳酿的绝对数量还是让我印象颇深。其中有3家酿造商让我对这个区域的顶极酒“愈陈愈香”的特点深信不疑,它们分别是:Balnaves、Wynns和Redman。

Balnaves的赤霞珠含有少量(大约14%)味而多(Petit Verdot),是Coonawarra经典的年份红酒之一。在5个好年份-2004、2005、2006、2007和2008中,我最喜欢的是2004年份。不可思议的新鲜感混合了恰到好处的黑莓果味,浓郁的果味传递出由稳定成熟的单宁所带来的丰富层次感。这绝对是一款再陈年至少5年会更趋完美的经典佳酿。2008年份也是5个年分中相同的葡萄品种里品质很高的一款。

Wynn’s John Riddoch赤霞珠因其独特的风格而让人难忘。Coonawarra的葡萄酒都大多成熟而浓烈,唯独Wynn的酿酒师Sue Hodder偏爱轻灵优雅的风格。2006年份的John Riddoch赤霞珠即是对这种轻盈感与充满力度的优雅感的平衡的完美诠释。其风味复杂多元缺绝无稠腻和做作,是一款可以陈年至少10年份好酒。

Redman的新酒和年份酒我都唱过了,还有两款熟龄酒 - 1976和1977年份Redman赤霞珠,两者都非常出色,在呈现诱人的30多年陈年气息的同时,也表现出十足的活力。1976年份让我的此次Coonawarra之行大开眼界,这款酒细腻优雅,曼妙的香气颇具女性气质,几乎立刻就让我着迷。干燥草药、新鲜菌菇和辛辣味混合着泥土的气息隐隐袭来,悠长的回味久久萦绕,我认为这绝对是此行中尝过的最美妙的葡萄酒之一。1977年份也同样让人愉快,但在浓度与深度上稍逊于1976年份。

当我对在Coonawarra品尝到的澳大利亚熟龄酒大加褒扬时,来自悉尼的葡萄酒研究者Andrew Caillard觉得这毫不奇怪,他解释说:“澳大利亚葡萄酒是沉浸在一个非常好的葡萄酒文化氛围中的。如果腻前往诸如Yeringberg(原型为典型的波尔多酒窖)、Clare山谷的Wendouree或者Mount Pleasant(上世纪20-50年代的Maurice O’Shea)这些地方,马上就会发现那里(长久以来一直)少量出产顶级葡萄酒。我品尝过一瓶上世纪30年代Mount Pleasant出产的熟龄酒,那真是卓越而清新。”

Caillard补充说,Max Schubert(澳大利亚酿酒业先锋)开始他的Grange项目时因为想创造一些“永恒而深刻”的东西。澳大利亚有很多专注于真材实料、发掘地区特点从而让葡萄酒获得持久生命力的酿酒商。Coonawarra就是这些产区之一,并且因为国际关注度较低,这些高品质的葡萄酒都以合理的价位出售,成为顶级Barossa或Margaret河流域出产的葡萄酒的一部分。当澳大利亚那些气候凉爽的地区有那么多物超所值的葡萄酒有待发现,大家又何必去争夺波尔多酒的配额呢?

李志延为第一位亚裔葡萄酒大师、获奖著作《Asian Palate》的作者、多语网站www.asianpalate.com的创建人、葡萄酒品鉴师、教育家和顾问。 2010年9月,李志延加入《品醇客》Decanter杂志团队亚洲区顾问编辑,也是品醇客亚洲葡萄酒比賽的聯席評審。李志延定期为著名葡萄酒杂志英国《Decanter》,美国《Wine Spectator》(《葡萄酒观察家》)及法国《Revue du Vin》撰文,著作包括东膳西酿(Asian Palate) 及东品西酿 (Mastering Wine for the Asian Palate)。www.asianpalate.com

东膳西酿是一个发布有关东洋美馔及西洋佳醇的消息及评论的多语言网站平台。东膳西酿旨在领导有关亚洲佳肴及美酒这题目上具深度及前瞻性的讨论,提供即时消息及评论,并维持一个让大众参与、分享及回应的互动平台。


来源:东膳西酿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45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
 
葡萄酒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