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丨期酒市场步入“寒冬”

2013年期酒市场可谓历尽“寒冬”,2009及2010年份两个超级好年的价格哄抬后失调,2011年份及2012年份市场相继触礁,恶劣的天气使得2013年份举步维艰,几度狂热的期酒市场是否无以为继?
 
 
文 Ricky Lee 编 Miga Gu 设计 G.G
 
综观2013年,市场流动资金减少,银行更加严格谨慎地紧缩银根发放贷款,再加之过往十年中国市场的葡萄酒消耗量因过分透支而开始大幅下降等因素,葡萄酒作为一种投资工具,价格在市场调节下下调亦是情理之中的事。
 
2013年葡萄酒的价格持续下探,事实上这个现象在2012年已初露端倪,只是当时大多数葡萄酒企业仍然有充足的资金支持,能在一定程度上减缓价格降幅。然而到了2013年,价格泡沫破碎,跌价带来的恐慌使得酒商们纷纷清空库存,采用抛售变现的策略来减低风险。就以温州的堡隆酒业为例,堡隆酒业当初以炒卖的心态入手大量库存,因实力不足而导致货物积压仓库。从2012年的波尔多国际葡萄酒及烈酒展览会(简称Vinexpo)开始,再到2013年国内的大小酒展,堡隆酒业大规模地派发传单报价,表明提供把葡萄酒运送到香港和内地的免邮服务,而最讽刺的是,两地价格差额少于1%,这表明它不惜亏掉运费也要抛售积压的库存。
 
这是否说明期酒市场已经走到末路?当然不是,堡隆酒业的案例只是说明期酒买卖风险的一个例子。
 
过去一年酒商纷纷抛售库存套现,说明了葡萄酒投资的风险不容小觑。所谓期酒,就是利用别人的资金或者金融体系来维持葡萄酒农的生计,就好比是向银行借贷,差异在于期酒回报的是产品而非贷款金额加利息。而实际上,银行也会借贷给客户用作投资期酒。
 
过去两三年间银行储蓄利息低造成大量资金在市场上四处流徙,其中不乏有资金流动到期酒市场,再加上美国采取量化宽松政策,随后期酒泡沫受到挤压,不少没有耐性的企业或个人害怕自己扛不住而将手上的期酒放出,2013年急剧下降的价格,加之以上的蚀让现象使得期酒市场的混乱景象进一步加剧。
 
这让我回想起2000年在香港金融风暴中,拥有全港最大葡萄酒库存的某位酒商欠下银行大笔债项,最后和银行讨价还价后避过清盘。若一个如此巨大的葡萄酒库存一旦清盘,必然会造成香港葡萄酒市场的混乱。
 
目前国内期酒的拥有者有以下几个类别,我们不妨回顾一下他们过去一年的表现:
 
一、已跳出中国内地的国际买家:他们直接在英国、中国香港购货并储存,所持有的葡萄酒库存不进入内地。
 
二、已拥有本业,利用雄厚资金开拓葡萄酒为副业的大企业集团:如美的、保利集团等,他们希望通过投资期酒来获得比本业更大的经济效益。
 
三、比上述第二类规模小的企业老板:这类型投资者利用雄厚的实力开设自己的葡萄酒公司,但他们采购目的更多在于送礼或自己饮用等自我消耗用途。这类型投资者相当于股票市场中的散户——数量不多的时候对期酒市场影响不大,但当数量增加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还是会对市场的走向造成影响。目前很多这类型的企业因经济不景气,纷纷放出积压的库存套现,他们不仅把货物卖给中国的买家,甚至利用自身企业渠道的关系将葡萄酒抛售给国家的买家,这样会对市场的价格造成一定影响。
 
四、每年获得稳定配额(Allocation)的中型企业、上市公司:这类型企业每年会入手大量期酒用于增值投资的用途。但近年因市场不景气而造成了葡萄酒供应链的断裂,这类型企业若继续购买同量配额的期酒会倍感吃力,但若放弃配额恐会造成更大损失,处于进退维谷的境地。
 
 
市场上已有2008、2009及2010年的现货流通,而贷款期通常还有半年至一年才到期,因此震荡暂时还未显露;而政府提出节俭式消费、超级富豪将更多精力和资金投入如罗曼尼·康帝(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DRC)这类珍稀佳酿上……以上几个因素将会抑制2014年期酒价格的上升空间。同时,越来越多人在市场上放出进入适饮期的老酒进行套现。
 
目前已有不少买家向银行借贷购买2013年期酒,受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因素影响,应该会出现数人合份凑单买入整批期酒的情况。值得关注的是,期酒的交易不止限于价格高昂的酒款,英国最古老的皇家授牌酒商BBR(Berry Bros & Rudd)也有销售每瓶低于20欧元的葡萄酒期货。
 
2013年是千禧年以来最艰难的年份,一方面指遭遇“冷落”的2012年份期酒交易;而另一方面指当年量少、质量参差的收成。总体而言,2014年期酒价格“寒冬”难御,价格将被压制。
 
而二级庄在过去两年内的期酒价格下跌了20%,2014年降幅应该会低于5%,下调空间不大,其价格回暖应该会比一级庄要快。在三级至五级庄中,像龙船酒庄(Château Beychevelle)、宝玛酒庄(Château Palmer)这类一直备受追捧而价格偏高的酒庄价格大幅度下调的可能性也不高。而像都夏美隆庄园(Chateau Duhart-Milon-Rothschild) 这类型依靠与拉菲同属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裙带关系”而价格走高的酒款,价格已从顶峰期超过100欧元每瓶逐渐下降到60-65欧元。
 
2014年在中国、美国等市场高端酒极有可能出现负增长的情况下,买家需要以更谨慎的态度进行抉择。卖买双方更多的关注可能会落在适饮年份的酒款,而在全球经济不明朗的情况下,抛售套现,祈望2014年天公赐福或许不失为下策。
 
葡萄酒作为一种投资工具,同时更是生活享受的一部分,即使输了买卖也可不输心情。在法国有不少的家庭会选择购买孩子出生年份的期酒,一来用于纪念,在重大纪念日开瓶自饮;二来用于投资,等孩子读大学时把期酒卖出套现用于学费。对于不是单纯出于投资目的而买酒的感情投资者,或许不惧期酒市场的寒冬料峭。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45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
 
葡萄酒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