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拉·艾伯特:与“最好”息息相关


  “世界正在变大,但地理隔阂的影响却在不停缩小。来自世界各地的葡萄酒,正如许多新鲜事物一样,突然涌入我们的生活。但在葡萄酒的世界里没有试错,只要是自己喜欢的口感,便是对自己“最好”的酒款!所以大胆去尝试吧!”
 
  “让我‘必须放下一切,投身葡萄酒行业’的酒,是一款Alain Michelot酿造的Morey-Saint Denis 1er Cru(勃艮第的红葡萄酒)”。刚刚讲完一场大师班的葡萄酒大师莎拉·艾伯特(Sarah Abbott MW),神态略为疲倦但眼神依然闪亮,靠坐在法国南部蒙彼利埃Vinisud葡萄酒展媒体室里的转椅上。展会方给莎拉安排的大师班课程比较满,这会儿她才能松一口气,回想着印象最深刻的那杯葡萄酒,慢慢向我敞开她的回忆。
 
起因可不是300英镑的小费
 
  1994年,莎拉在英国格洛斯特郡(Gloucestershire)一间小而美且带餐厅的酒店里打工。她记得有一对夫妇非常喜欢这里的房间,每隔两三个月便会光临一次,在酒店度过一个周末。他们在餐厅用餐时,点的尽是高级食材,搭配各种高档葡萄酒。这对夫妻总是选Alain Michelot的Morey-Saint Denis,因此也让莎拉记住了这个名字。有一次,他们对她说:“这款酒太美妙了,你应该尝尝!”得到允许后,莎拉尝了一小杯,惊讶地发现原来有如此美味的葡萄酒。晚餐结束时,两夫妇对莎拉说:“谢谢你,我们在这里度过了非常愉快时光。我们每日的工作压力非常大,如果没有穿插这样的夜晚,神经会绷不住的。”莎拉看出他们在说真话,她能感受到那个夜晚,葡萄酒真的把他们连接在了一起。葡萄酒似乎有一种魔力,在那个晚上把这对夫妇从忙碌的生活中解放了出来,让他们回归到人性的愉悦中,那一刻的他们真正在享受生活。也正是那一刻,握着手中的酒杯,嘴里还有淡淡勃艮第红葡萄酒的余味,莎拉决定了自己未来的路:走进葡萄酒的世界。第二天当两夫妻退房时,他们给了莎拉300英镑的小费,这对当时的她来说,可是相当可观的一笔数目。“但我不能独吞,还是得将这笔巨款放进餐厅服务员共用的小费箱里。”尽管如此,莎拉深刻体会到了葡萄酒的魔法,精神层面的收获,比这笔巨额消费要更加珍贵。
  莎拉进入葡萄酒行业的第一份工作,也与Morey Saint Denis直接相关。由于对这款勃艮第红葡萄酒无法忘怀,莎拉通过酒店联系到该酒的供应商,想了解更多相关知识。那是一间开在英国,专门将法国勃艮第地区精品葡萄酒卖入英国酒店的小型酒商,叫作Domaine Direct。公司老板是一位年轻且充满激情的女士,与勃艮第各大酒庄关系都不错,她看出莎拉对勃艮第葡萄酒的热情,于是问她:“你为何不来我这儿工作呢?”就这样,莎拉得到了她在葡萄酒行业的第一份工作。那年,她23岁。
 
 压力山大的工作,也是前进的推动力
 
  在Domaine Direct,莎拉主要负责销售和市场营销。她坦言当时收入并不高,工作强度却又大又辛苦。可让她能保持源源不断工作激情的是,她总能喝到各种好酒!“挣到的钱只够吃白菜,但我喝起酒来像个百万富翁!”莎拉回想起来,嘴角还挂着幸福的笑。那段日子里,各种勃艮第的高端酒款,莎拉几乎尝了个遍。利用随买家团造访勃艮第的机会,莎拉了解到许多酒庄的知识。这段时间里,她从WSET三级起步(当时还不叫三级),开始了葡萄酒知识正统学习和持续的品酒练习。当时莎拉自己的压力很大,因为工作中打交道的对象多是餐厅的侍酒师,他们在行业中备受尊敬,也只尊重那些懂得葡萄酒的人,因此莎拉要逼自己不断学习、进步,才能在工作中与他们平等对话。因此除了WSET课程外,莎拉自己还要参加许多其它葡萄酒课程,才能保证充电量够足。
Michael Schuster,他不是葡萄酒大师,但当今不少葡萄酒大师都曾师从于他。
  当时在伦敦有位极富才华的独立葡萄酒作家、教育家叫作Michael Schuster,他不是葡萄酒大师,但当今不少葡萄酒大师都曾师从于他。Michael对品酒很有天赋,常常组织各种品酒学习课程。莎拉参加了许多Michael的夜间课程,其间也结识了一些包括葡萄酒大师在内志同道合的朋友。这样一直努力到28岁,莎拉完成了WSET Diploma的课程。2000年,正如不少女性葡萄酒大师一样,莎拉步入了婚姻殿堂,暂时中断了葡萄酒的学习。两年后当她再度开始专业学习,便开始了自己的葡萄酒大师修行路。
  随着葡萄酒大师学习的深入,莎拉感觉自己需要学习更多关于葡萄酒贸易以及大型葡萄酒品牌的知识,了解葡萄酒世界更商业化的一面。她在Domaine Direct一直工作到2004年,随后去到牛津郡(Oxfordshire)一间由葡萄酒大师Michael Palij创办的葡萄酒贸易公司Winetraders。“噢,这位葡萄酒大师,可是位‘意大利先生’!”“意大利先生?那他肯定是位帅哥!”“是的,相当有个性的帅哥(Rock & Roll)!”莎拉笑道。新工作不但给了莎拉深入了解意大利酒庄葡萄酒的机会,而且让她对葡萄酒市场方面的兴趣日渐增加。为了帮助公司客户开拓市场,她开始更多地站在酒庄客户的角度思考,在带买家团参观酒庄时,更注重向客户讲解酒庄背后深层的故事。莎拉本科对人类学的专业学习,使得她在文化方面有更深的理解:“葡萄酒贸易的拓展,与葡萄酒背后的故事密不可分。文化是葡萄酒更深层的意义。当你要为酒庄开拓新市场时,一定要有好的故事。这对于那些还不为消费者所知的低价酒款以及小型酒庄尤为重要。”
 
方法总比困难多,掌握知识最重要
 
  谈到工作和学习中遇到的困难如何去克服?莎拉淡然一笑:“生活就是这样,总有一系列的挑战,不是吗?如果你热爱你正在做的事情,如果你真像我一样相信葡萄酒,那么这些都不是挑战,反而会成为持续进步的动力。”莎拉如此相信葡萄酒的美好,她见过人们因为葡萄酒感受到的愉悦,所以她总是愿意投入更多的精力,去了解更多关于葡萄酒的一切。“每当与新客户打交道前,确保自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比方说认真研读对方的酒单,了解客户正在与谁打交道,市场上有没有跟客户相关的评价等。有时候所有这些‘商业秘密’都躺在互联网上!”莎拉悄悄分享了她关于如何做好葡萄酒贸易工作的秘籍。当然,她也坦言所有涉及高端葡萄酒在内的奢侈商品销售,更多要依靠发展关系和圈子,以及相互间的信任。“我非常幸运,总能与优秀的人和团队一起工作;在葡萄酒知识学习的道路上,总能遇到绝妙的导师。对此我心怀感激。”
  莎拉的葡萄酒大师之路走得相对还算顺利:大量在酒庄试酒的经验和系统的学习,使她顺利通过了品鉴部分的考试;第二年关于理论内容的考试,莎拉也一举拿下。“尽管这些考试要付出较大的努力,但努力就会有收获的事情,还是相对简单的。”就在2005年,当莎拉着手准备学位论文时,她怀孕了。怀孕期间,有一次她准备独自开车深入寻访皮埃蒙特时,她父亲拦住了她,坚持陪她一起去。“他说他太担心我了,无法放心让我独行。”那一刻,家庭的支持让她感到莫大温暖。2006年,莎拉第一次提交了她的论文,但可惜没通过。“委员会没有给我打不及格,但他们认为当时的论文还没有优秀到能让我获得葡萄酒大师。”尽管略有沮丧,毕竟是她在葡萄酒大师路上的第一次“碰壁”,但小小的挫折让莎拉对最终的论文结果感到非常满意。2008年,莎拉成为了葡萄酒大师。
 
“更好”和“更多尝试”
 
  莎拉学习葡萄酒大师时候的导师,是波尔多鼎鼎大名的里鹏庄(Le Pin)的女主人,菲安娜(Fiona Morrisson MW)。当年里鹏庄还没有获得今天的江湖地位时,莎拉便已在菲安娜的邀请下到酒庄参观和学习。她印象深刻的是当晚在老酒窖中的派对,在忙碌学习后放松的心情下,几杯过后,这些葡萄酒大师与未来的葡萄酒大师们便进入了另一种状态。第二天酒醒后,看看地下的空酒瓶,她们才意识到昨晚度过了一个非常昂贵的夜晚!幸好,当下的愉悦是无价的,只要牢记酒精伤身也伤钱包,适度饮用葡萄酒,就能让一切发生得刚刚好。
 
  当年与莎拉一同学习葡萄酒大师课程的同学,尽管没能全部顺利通过课程,但莎拉认为他们都是非常优秀的人。开始葡萄酒大师课程的学习,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因为那是个“证明你能做到最好”的过程。“当课程结束,获得了大师称号那一刻,我心底却感到了一点点失落。”莎拉真诚地说。我理解她这种失落,就好似一直用力推一个巨型圆球上坡,习惯了承受巨大的压力。终于到达山顶时,圆球突然消失带来的轻松感,也伴随着一股突如其来的空虚。说来也巧,莎拉与我们之前采访过的另一位葡萄酒大师莎拉简(Sarah Jane Evans MW,详见《葡萄酒》杂志94期)是同班同学。两位莎拉都有相同的感觉,认为葡萄酒大师最动人的地方在于这是一个社群,葡萄酒大师们团结在一起的影响和力量是巨大的。“能融入这样美丽的群体,也许就是那么多人愿意为之奋斗的原因之一吧。”
 
  谈到星座跟生肖,莎拉兴奋地告诉我,她是属狗的天秤座,而她自己比较相信星座和生肖,她甚至在伦敦举办过一场跟中国生肖相关的品鉴会。“我们归纳出各种中国生肖的独特性格,然后用不同风味和口感的葡萄酒做相对应的匹配。现场参加的嘉宾表示非常喜欢!事实上,但凡跟中国沾边的事,总能抓住圈子里不少人的眼球。”尽管专注英国和欧洲市场的她,对中国市场还不太了解和熟悉,但莎拉非常乐意参与到中国市场的发展中来。“我所熟知的市场对中国葡萄酒有很多期待。”十年前她创立了自己的葡萄酒咨询公司Swirl Wine Concierge,致力于帮助客户解决一系列葡萄酒贸易上的问题,如今生意越做越好,在欧洲各种展会上,也常常见到莎拉的大师班。她相信自己的经验也能很好地帮助中国葡萄酒走向世界。“世界正在变大,但地理隔阂的影响却在不停缩小。来自世界各地的葡萄酒,正如许多新鲜事物一样,突然涌入我们的生活。但没关系,在葡萄酒的世界里没有试错。只要是自己喜欢的口感,便是对自己“最好”的酒款!所以大胆去尝试吧!”

莎拉·艾伯特 Sarah Abbott MW
国际葡萄酒比赛评委、
特茹产区葡萄酒、土耳其葡萄酒、哈萨克斯坦葡萄酒产区顾问。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33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