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本土葡萄品种?

  我并不是说那国际葡萄品种(比如赤霞珠、梅洛、霞多丽)不好,但喝来喝去总是那几个品种,这葡萄酒喝得可能就有点无趣了。

  最近真巧。我参加了两场经典欧洲葡萄酒产区的试饮会:葡萄牙的杜罗河谷产区以及意大利的皮埃蒙特产区。有趣的是,这两个产区所在的国家,都以他们它们丰富多样的本土葡萄品种著名。而两场品鉴会,都专注在这些本土葡萄品种的酒款尝试上,这在世界主流的品鉴会大潮中,无疑是一股清泉。
 
  品鉴会上杜罗河谷的酒款来自Wine & Soul和Quinta de Maritávora两个酒厂,他们的酿酒师同是乔治(Jorge Ser?dio Borges),他也是Wine & Soul酒庄的所有者。虽然杜罗河谷是波特酒的故乡,但它的名气还是最近十年间靠红葡萄酒赚来的,而乔治大胆猜想现在该是杜罗河谷静止型白葡萄酒发力的时候了。Wine & Soul出品的“大师(Guru)”酒款,用酒庄里50年树龄的老藤本土品种:Gouveio、Viosinho、Rabigato和Códega do Larinho混合酿造,是一款仅12%酒精度的轻酒体酒款。尽管它在50%的新橡木桶中发酵,但水果的香气如此浓重,以至于橡木桶只给酒添加了恰到好处的复杂度,而不是霸道地统治了整款酒。这样的酒款,很合适搭配葡萄牙名菜炸鳕鱼条(Pasties de Bacalhau),当然烤明虾或烤沙丁鱼也是不错的选择。如今,葡萄牙的葡萄园里越来越倾向于种植单一品种的葡萄,因为便于管理。但乔治反潮流而行,在他的葡萄园里恢复混合品种种植。以前他也使用分开种植的不同葡萄品种进行混酿,但如今他认为,既然葡萄最终在酒里也得混合,何不从栽种开始就混在一起呢?兴许葡萄在田间就开始的相互影响,会导致最终更复杂多变的酒体?嗯,我居然无法就此与他争论,因为这款“大师”酒真的不错!
  接下来的两款葡萄酒形成了有趣的对比。两款都是以国家杜丽佳(Touriga Nacional)、杜丽佳弗朗卡(Touriga Franca)以及罗丽红(Tinta Roriz)为主导的混酿。Maritávora酒厂的2011珍藏级酒款集中度很高,但酒体很清新,能喝出新鲜葡萄的感觉,使我想起了年轻有又不含糖分的波特酒。Wine & Soul酒厂的宾塔丝(Pintas)2009年份是一款用了30个葡萄品种的超级混酿,优雅且有丰富多样的变化。乔治说,葡萄牙是旧世界葡萄酒里的新世界,当地丰富多样的本土葡萄品种,合适用于酿造口感干净、清新和平衡的葡萄酒。
  不同于今日的葡萄牙,同样拥有众多本土葡萄品种的意大利,大部分的本土品种都被连根拔起或者传承不下去,灭绝了。幸好部分酿酒师始终守候着本土品种。来自皮埃蒙特的两位酿酒师在品鉴会上给我们展示了其中的三种:Erbaluce、Vespolina和Pelaverga Piccolo。
 
  2014年我第一次在意大利葡萄酒烈酒博览会(Vinitaly)上尝到Erbaluce品种的葡萄酒,当时觉得发现了新大陆:酒体轻盈,花香开头,带有烟熏的调调,矿物味结尾,相当清新。对我来说,这更适合亚洲温暖而湿润的气候。罗宾逊女士(Jancis Robinson)曾说过:“优质的Erbaluce能够挑战Arneis和Gavi两个品种,成为皮埃蒙特白葡萄品种的领头羊。”我们这次品尝的Pietro Cassina‘Nivis’Coste della Sesia Bianco DOC 2014(百分百Erbaluce)则完全应验了她的说法。它与榛子土豆泥配烤扇贝很搭,而榛子也是皮埃蒙特相当出名的农产品。Pietro Cassina“Tera Russa”由种植在红色土壤上的单一Vespolina葡萄品种酿造,一款泥土感较重的酒款,带有香料与草本植物的香气。Vespolina品种在根瘤蚜虫爆发的时代差点灭绝,如今在意大利仅剩约100公顷。
 
  试饮会上的另一块瑰宝是Castello di Verduno“Basadone”Verduno DOC 2013,由百分之百Pelaveraga Piccolo酿造。该品种仅生长在一个叫Verduno的小村庄里,起初常常被用于与其他品种混酿。这个被遗忘的本土品种在上世纪70年代在Castello di Verduno酒庄被重新发现,当时只有Castello di Verduno酒庄在使用它,后来随着村庄里的另外11家酒庄也开始接受这个品种。后来酿酒师决定专门用一块田来种植Pelaveraga Piccolo,并给这块田命名为“Basadone”。尽管它只有20公顷的面积,但于1983年被列入了DOC级别。这款酒酒体很轻也很优雅,带有酸樱桃和一点香料的味道。在皮埃蒙特当地语言里,“Basadone”的意思是“亲亲女生”,而酿酒师马里奥(Mario Andrion)则希望这款酒能唤醒葡萄酒爱好者对于被遗忘的本土葡萄品种的欲望。
 
  无论葡萄牙还是意大利,都是我喜爱的欧洲葡萄酒产国,而我也爱着那些种类繁多的本土葡萄品种。我并不是说那国际葡萄品种(比如赤霞珠、梅洛、霞多丽)不好,但常常喝那几个品种,可能就有点无趣了。我希望葡萄牙和意大利的新生代酿酒师不忘历史,能够让这些本土的珍宝延续。
 
谢德兰
酿酒师,有在英国、葡萄牙、南非等地的酿酒经验,独立酒评人。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33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