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丨塞图巴尔半岛:秋享葡国别样甜

  葡萄牙是甜的,从第一口葡国蛋挞开始我便知道。对大多数人而言,葡萄牙酒或许只能简单地浓缩为“波特酒”或“马德拉”的印象,更资深的饮家或许能记住这个国家出产着全球半数以上的葡萄酒橡木塞。对足球迷来说,塞图巴尔是一支有100多年历史的足球俱乐部,而对酒迷来说,如琥珀般的塞图巴尔半岛是葡萄牙另一抹甜蜜。

 
文、编、图 Miya GU 设计 G.G
 
  “陆止于斯,海始于此”,16世纪著名的葡萄牙诗人卡蒙诗(Luís Cames)如此描绘着欧亚大陆的最西端罗卡角(Cabo da Roca),记录着葡萄牙这个“大航海家”的起点。然而1755年里斯本的9级大地震却使得这个昔日的殖民大国开始瓦解,当时大部分的特色建筑物均毁于一旦,包括凤凰歌剧院、里斯本主教堂和皇宫广场等著名建筑。
 
  经历16个小时的飞行时间降落在里斯本机场,通过一个多小时慢悠悠的流程后出关,这个有点旧的机场与前一站中转的迪拜机场形成巨大落差,说实在,不禁让我疑惑自己是否真的站在欧洲历史最悠久的城市之一。
 
 
  比起地中海上的法国、意大利甚至西班牙,对大多数人而言,葡萄牙的葡萄酒或许只能简单浓缩为“波特酒”或“马德拉”的印象,更资深的饮家或许能记住这个国家出产着全球半数以上的葡萄酒橡木塞。对足球迷来说,塞图巴尔是一支有100多年历史的足球俱乐部,而对非球迷的我来说,塞图巴尔半岛是一个静待发掘的产区。
 
  五天的行程从里斯本出发,驱车约45分钟便可到达葡萄牙西南面的塞图巴尔半岛。这里交融多样而悠久的酿酒历史文化,相传在公元前2000年,塔尔提吉斯人把葡萄种植带到了伊比利亚半岛,而到了公元前8世纪,腓尼基人带来了全新的酿酒技术,再到公元200年至8世纪,古罗马人和穆斯林人先后带来了新的品种与酿酒文化。从公元12世纪开始,葡萄牙的葡萄酒便开始出口到世界各地。记录显示,1381年英国与葡萄牙结盟,当时塞图巴尔半岛的葡萄酒便开始向英国市场输出。而在1400年,由于葡萄酒的海上运输需求,催生了葡萄牙著名的加强型麝香(Muscatel)葡萄酒。
 
 
  塞图巴尔半岛的葡萄酒分级制度分为塞图巴尔半岛地区酒(Peninsula de Setubal GI)与产区酒(Setubal DO),前者规定酒款必须出自塞图巴尔半岛,可以为红葡萄酒、白葡萄酒、起泡酒或桃红酒等不同类型的葡萄酒;而后者则包括帕美拉产区酒(Palmela DO)与塞图巴尔半岛产区酒(Setubal DO),其中塞图巴尔半岛产区酒这一等级规定仅适用于加强型葡萄酒,足以证明这一酒款在该区的重要性。
 
  按照法律规定,酿造塞图巴尔半岛产区级别的酒款,不论是以麝香白葡萄酿白葡萄酒,还是以麝香红葡萄(Muscatel Roxo)酿红葡萄酒,都需要采用67%产自该区的葡萄,而塞图巴尔半岛葡萄酒协会的主席亨瑞克•苏尔斯(Henrique Soares)先生谈到,一般获得该等级的加强型葡萄酒会采用100%本地的葡萄酿酒。
 
 
葡国半岛别样甜
 
  葡萄牙是甜的,从第一口葡式蛋挞开始我便知道。停经里斯本,只要你在安静的贝伦古城见到某家店的门前排起了长长的人龙,那么可以肯定那就是创立于1837年的贝伦蛋挞店。与粤式早茶中常见的以鲜奶、糖与鸡蛋调成制成的普通蛋挞不同,葡国蛋挞除了表面有松脆的焦糖,内馅增加了奶油和忌廉,其金色的挞皮层层酥脆,配搭香滑柔软的馅料甜而不腻,而好的塞图巴尔半岛的麝香葡萄酒也需如此。
 
  当地酒庄不论大小,几乎都会酿造属于自己的麝香加强型葡萄酒。就如帕美拉联合酒庄(Adega Cooperativa de Palmela),这家由300位成员组成的合作社生产诸多种类丰富且价格合理的酒款,酒庄的出品中大约有10%为加强型麝香白葡萄酒,其中包括有投放到大众市场且价格较低的,同时也有产量十分少的高端酒款。例如,为了保持最优秀的品质,酒庄在2005年份只出产了600瓶加强型麝香白葡萄酒;而即使只有10年历史的年轻酒庄马洛·特豪(Malo Tojo),在酒庄成立次年后便出产2003年份的加强型麝香葡萄酒,如今这款酒已打响了名号,除了赢得了本地的葡萄酒大赛冠军,更是赢得了布鲁塞尔烈酒比赛的银奖。
 
  而区内名庄何塞玛利亚枫塞卡酒庄(José Maria da Fonseca,以下称JMF),是区内第一家生产加强型麝香葡萄酒的酒庄,这家延续了六代人的家族式酒庄,如今在五个产区拥有葡萄园,且其所拥有的酿酒厂为欧洲第二大酒厂。随着酒庄规模的扩大,庄园原有的酿酒储存空间需要不断扩张,因此原有的庄园逐渐被转化为博物馆来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另一部分则储存着酒庄极为珍贵的酒液,包括酒庄陈年超过100年的酒液。JMF酒庄的旗舰加强麝香白葡萄酒名为“Alambre”,取“琥珀(Amber)”的发音用作形容酒液的色泽。Alambre 20年这一款酒由19个年份的酒液混酿而成,调配的酒液中最年轻的一个年份已陈年20年之久,而30%用于调配的部分竟是年份达80年陈年的酒液。酒款通体为澄澈的琥珀色,果仁、迷迭香混合着焦糖的气息,口感油润,十分复杂和谐,具有极为充沛的活力,与他们极具特色的葡挞一样甜而不腻。
 
 
  行走在建于1923年的庄园,彷佛置身于酒庄静止的历史画幅当中。在JMF酒庄里,储存着几十桶曾“周游列国”的酒桶,以往葡萄牙的航海家出海前会带上加强型麝香白葡萄酒,酒款有时未能在航海期间全部卖掉,偶然之下酒庄的人发现经历了一趟海上之旅的酒液比起登船前的风味更佳,那些在海上漂流6-11个月的酒款的变化堪比陈年20-30年。因此JMF酒庄在2000年复刻了当年的“海上陈年”之旅,运了6桶1987年的酒款到巴西,“Torna-Viagem”在葡萄牙语中的意思是“从旅途中回来”,如今这些酒桶被标记了“Torna-Viagem”的酒款已经回到酒庄继续陈年,并与第7桶从未出门的酒液进行比对实验。
 
  塞图巴尔半岛的加烈型白葡萄酒一般采用亚历山大麝香葡萄(Muscat of Alexandria),相传其起源于埃及,通过亚历山大大帝传入地中海。麝香白葡萄是极容易变异的品种,因此有数之不尽的种类“兄弟姐妹”,但全部带有标志性的麝香气息。9月中下旬来访塞图巴尔半岛,正值酿酒师们最繁忙的采收时节,这几天下了几场不被欢迎的雨,胀大了的葡萄只能成为餐桌上的饭后水果,麝香白葡萄这种芳香型的品种单闻便有浓郁的橙花、蜂蜜、青柠、玫瑰、李子和香梨等芬芳气息。麝香葡萄单吃清甜,去梗后榨汁与葡萄皮一起发酵,随后加入52%至86%的白兰地终止发酵过程,然后留在发酵桶里进行浸渍半年或更长时间,提取过滤后一般在橡木桶中陈酿的时间不超过18个月,所酿的塞图巴尔半岛的麝香白葡萄酒口感芳醇甜润,带有太妃糖、蜂蜜、果仁、玫瑰花等气息,优质的麝香白葡萄酒耐于陈年且富有变化。
 
 
木塞王国的“混酿”滋味
 
  葡萄牙这个国家从南至北都遍布葡萄种植区,而且这里生产着全球半数以上的葡萄酒橡木塞,是名副其实的“木塞王国”,本土有着超过250个本土的葡萄品种。而在塞图巴尔半岛,繁多的品种固然造就了它的多样性,但不同文化传统之间的“混酿”或许才成就了其独特性。
 
  塞图巴尔半岛产区由山河纵横交错而成,为亚热带气候混合地中海气候,该区受海洋气候,以及太古士河(Tagus)、萨杜河(Sado River)与阿拉比达山(Arrábida Hill)影响。驱车前往阿拉比达山,沿着流畅的海岸线俯瞰河岸景色,这里是塞图巴尔产区天然的屏障。阿拉比达附近海拔100-500米之间的区域,主要以石灰石粘土为主,适合酿造加强型葡萄酒以及高品质的白葡萄酒;而该区南面的平原区域覆盖了80%的葡萄种植区,气候昼夜温差大,主要为沙质土壤,在这里可以发现许多当地特色的红葡萄品种卡斯特劳(Castelao),在本地亦被称为“Periquita”,塞图巴尔半岛是该品种的完美栖息地,所酿酒款结构性良好,气息浓郁且口感多汁。
 
 
  除了卡斯特劳,红麝香(Muscatel Roxo)是本地曾一度濒临绝种的品种,用以酿制加强型红麝香葡萄酒。菲利普·卡多索(Filipe Cardoso)在该区拥有两家酒庄,分别是针对大众消费市场的斯韦帕(Sivipa)与高端品牌碧乐淘酒庄(Piloto),后者位于帕美娜产区,菲利普不仅采用红麝香酿造加强型的红葡萄酒,他更是当地唯一一家采用这种粉红色品种酿造白葡萄酒的酒庄,当日品尝的2013年份碧乐淘珍藏白酒(Piloto Collection Roxo Vinho Branco)在桶中陈年6个月,呈现出淡雅的花香、矿物气息,口感爽脆、平衡,结构性良好,令人耳目一新。
 
  葡萄牙大部分都是多品种混酿酒,所以这里的酿酒师多数也是混酿专家,他们是葡萄牙酒多样性的重要保证之一。像当地大型的酒厂贝戈斯酒厂(Adega de Pegoes)或斯韦格拉酒庄(Herdade da Comporta)均以本地的国产图瑞家(Touriga Nacional)、紫北塞(Alicante Bouschet)和阿拉哥斯(Aragonez,在西班牙称作Tempranillo)等品种混合或单一酿制而成多种酒款。
 
  多样的品种“混”出了塞图巴尔半岛葡萄酒的风格,同样,多样的文化传统“混”出了其独特之处。百佳好酒庄(Bacalhôa Vinhos)可谓是当地的“波尔多”酒庄,酒庄建立于1922年,曾在几任主人之间转手,现任的主要股东对法国波尔多混酿情有独钟,酒庄出产的百佳好红葡萄酒(Quinta da Bacalhôa)采用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混合美乐(Merlot)而成,在1978年出产第一个年份,之后历经过几任主人转手,酒庄的原始设计为非典型的法式城堡,墙壁上的瓷砖瓦块保留着早前的印度文化的色彩,而今摇晃着杯中骨架雄壮,风格强烈而香气馥郁的酒液,从阳台望向花园内的法式迷宫,会有置身法国庄园的错觉。据悉,该酒款在1999年被选为庆祝澳门回归的指定酒款。同时,百佳好酒庄曾与拉菲古堡(Château Lafite Rothchild)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合作,在葡萄牙本土建立了卡幕庄园(Quinta do Carmo)。
 
 
  除了大家之秀,塞图巴尔半岛还有一对小家碧玉,那就是赫拉西奥-西蒙斯酒庄(Horacio Simoes)与雷西贡海岸酒庄(Brejinho da Costa),分别由西蒙斯两兄弟打理。哥哥佩德罗·西蒙斯(Pedro Simoes)主理家族流传四代的家庭小作坊,作坊里还有传统脚踩葡萄的压榨室,该酒庄除了出产品质优异的加强型麝香葡萄酒与70年老树藤的卡斯特劳红酒,还能找到年产量仅1500瓶以巴斯塔都(Bastardo)酿成的加强型酒。巴斯塔都种植面积极少,在葡萄牙是一个表现平平的品种,而西蒙斯家酿出的酒款具有杏仁、干红枣混合红茶的浓郁气息,口感复杂带辛辣,令人印象极深。而西蒙斯的弟弟则负责打理年轻的精品小酒庄,专注于本地品种的酿制,虽然酒庄只有几年历史,但其出品的以紫北塞、国产图瑞家和西拉酿造的红葡萄酒已在一些国际大葡萄酒比赛中崭露头角。
 
  结束五天的酒庄之行回到里斯本,欧洲最古老的有轨电车28号车还在这里高低起伏的城内缓缓行走,这个城市似乎找不到想要扩张的欲望,这个昔日的“大航海家”似乎不再出征。有人曾说1755年那场毁灭性的地震与海啸是上帝对野心贪婪的葡萄牙人的惩罚,上帝毁掉了皇家港口与商人的钱财,然而,上帝并无取回其遗留在塞图巴尔半岛的酒瓶子,相信塞图巴尔半岛的葡萄酒,将在未来继续“航行”。在大西洋的这边,所有的葡萄园时光如琥珀般静好。 
 
 
景点推介:
 
阿拉比达自然公园(Parque Natural da Arrábida)
 
  可选择踩单车或开车沿路上山,沿路尽情俯瞰绵长的海岸线,园区内有两处受里斯本和塞图巴尔居民喜爱的海滩:菲格瑞纳(Praia da Figueirinha)和阿拉比达海角(Portinho da Arrábida)。园区海拔最高达499米,山顶上的阿拉比达修道院(Arrábida Convent)建于16世纪,相传山顶上多个塔楼是由修道士分开修行而独立建成。
 
萨杜河入海口(Rio Sado)
 
  葡萄牙拥有广袤的海岸,冲浪可以是一年365日都可以开展的活动。从塞图巴尔 (Setúbal) 乘渡船横渡萨杜河 (Rio Sado) 河口,你可以在特罗亚 (Troia) 半岛打高尔夫、学习冲浪、在沙滩上漫步或去看海豚。
 
大耶稣像(Cristo Rei)
 
  大耶稣像高110米,位于连接里斯本与塞图巴尔半岛的425大桥一边的青山上,我们无办法弄清楚是里斯本抄袭了巴西里约热内卢,还是人们在里约热内卢复制了里斯本的地标。在这里,能遥望河特茹河对岸的市中心风景。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33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
 
葡萄酒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