桀骜不驯的贵公子:露喜龙

  【葡萄酒杂志原创报道】大自然对这位南法的小公子充满着爱,除了给他充足的日照、适宜的温度和湿度,露喜龙还拥有独特的土壤。当地的居民也展现出对葡萄酒浓浓的热爱,一位外国移民到露喜龙的葡萄园庄主说:“在爱里我们终能酿出最好的葡萄酒。”

  地中海、阳光与葡萄田,露喜龙的醉人美景。

  “与其说这里是法国,我觉得像西班牙更多一点,听我们的语言你就知道。”初到佩皮尼昂(Perpignan),走出正在装修的超小型飞机场,坐进在大门口等候的计程车,操着浓厚法国南部口音的中年司机如此对我介绍道,“其实,我们是加泰罗尼亚人(Catalan),从1659年开始,我们便认真地觉得自己是住在法国的加泰罗尼亚人。”的确,车子穿行在佩皮尼昂的市区里,不时可以看见红黄相间的加泰罗尼亚条纹旗,这鲜艳的旗帜在阳光下闪耀,让我想到西班牙的热情,却少了法国国旗中蓝与白的宁静与优雅。佩皮尼昂是法国南部朗格多克鲁西荣(Languedoc-Roussillon)大区的首府,由于地处法国与西班牙交接,也曾经被西班牙统治过,所以这里一直是多元文化的集合点。地处法西边境,一方面给佩皮尼昂带来了丰富的文化、多元的居民,另一方面也让这里的治安较差,经济发展因此也比较薄弱,被法国人评为“法国最穷的首府城市”。
  地中海、阳光与葡萄田,露喜龙的醉人美景。

  然而这片大区拥有绝美的自然气候。地处比利牛斯山区东南部,这里一年大部分的时间都能看见白雪皑皑的比利牛斯最高峰卡尼古(Canigou)峰,同时毗邻地中海,运气好、天气也好的时候,可以在一天内完成上山滑雪、下海游泳两项运动。阳光照耀下绝美的风景使得这里成为旅游胜地,接待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尽管从巴黎到这里的飞机真的很小,一排只有四座;当地正在整修的机场连行李输送带都没有,得靠工作人员人手将箱子搬到约80㎡的临时候机厅里。但从天空灰蒙蒙,连呼吸都压抑的巴黎,来到这天空一望无际的蓝,充满阳光和风的地中海岸法国南部,整个人都开朗了。难怪尽管硬件设施稍逊,在出产法国最好的自然甜葡萄酒(Vins Doux Naturels)的沿海城市科利乌尔(Collioure),海边的度假小屋的预约期还是已经满到了半年后。
 
法国南部的甜蜜小公子
 
  露喜龙(Roussillon)原是法国南部(Sud de France)葡萄酒产区中的一个小弟弟。从罗讷河谷出来到西班牙国界这一片地区,一直被认为是法国气候条件最适宜种葡萄酒的地区,同时也是法国面积最大的葡萄酒产区。可长久以来,法国南部的葡萄酒都以高产低质的葡萄酒(或者叫做葡萄汁酒精饮料更贴切)而出名。上世纪70年代,朗格多克鲁西荣地区的酒农们厌倦了大量生产便宜的劣质酒,他们开始调整产业方向和结构,将葡萄酒产品的品质从原本的地区餐酒(以前的VDT)提升为如今的IGP和AOP。在这个大的方向下,法国南部发展出了葡萄酒三公子:专做IGP酒的奥克地区餐酒(Pays d’Oc)、认真发展AC级别酒的朗格多克(Languedoc)以及以自然甜葡萄酒闻名的露喜龙地区。
  地下酒窖的天花板上,用卵石装饰出了一条龙。

阳光
 
  早在2800年前,露喜龙地区就有葡萄酒的出现。这里的葡萄种植园由希腊人建立,并由罗马人发扬光大,如今葡萄种植面积达22000公顷,占整个法国葡萄酒产量的2%。这与露喜龙的特殊位置不无关系。一来这里地处西班牙法国交接,人员流动密集,资讯交换也比较发达,夹在两个旧世界葡萄酒生产大国之间,种葡萄的各种窍门也多一些;二来这里地理气候条件极好:地中海气候给了它炎热的夏季、温和的秋冬季,年平均气温在15摄氏度;七股不同的季风充沛又频繁,配合年500-600毫米的降雨,总体干燥使得虫害非常少;年均316天的日照时间,葡萄想有多熟就多熟,当地的酒农们怕葡萄晒太多晒坏了,还得变着法子给葡萄想遮阳的方法,以免葡萄晒出了黑斑。南法的小公子嘛,就是阳光帅气,潇洒如风。

  露喜龙地区有七股不同的风,坐落在山顶的Chateau Planeres在加泰罗尼亚语中意为“风之庄”。

  山坡上的葡萄园享受着充分的阳光。

自然甜
 
  除了帅气的外表,小公子露喜龙的独门绝招是“甜言蜜语”:自然甜葡萄酒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几种甜型葡萄酒之一,而这里不仅生产着法国自然甜葡萄酒产量的80%,同时也有法国最棒的自然甜葡萄酒,位于法国葡萄园最南端的AC级别的班纽尔斯(Banyuls)。 
 
  自然甜葡萄酒是什么意思?我们都知道葡萄汁自然是甜的,而葡萄酒一般是不甜的。不甜是因为酵母已经将糖分吃尽转化成了酒精。所以要想获得甜的葡萄酒,方法有三:其一在酒里加糖;其二等葡萄很熟的时候才采摘,获得高糖分的葡萄汁以至于酵母吃饱死掉,酒精里仍有残糖;其三是在酵母工作的过程中杀死酵母,获得有残糖的酒。相对于第二种方法来说,第三种方法快捷、方便、好控制。
 
  1285年,露喜龙地区的智者阿尔诺(Arnau de Vilanova),同时也是蒙彼利埃大学的院长,马诺卡公国国王的御医,将蒸馏器从西班牙的摩尔(Moors)引进到当地。利用这台蒸馏器,阿尔诺蒸馏得到了浓度为96%的葡萄酒酒精,并将其加入正在发酵中的葡萄汁内,杀死酵母中止发酵。这样一来,阿尔诺创造出了第一款“自然甜”的葡萄酒,酒里所有的糖分都源于葡萄自身的残糖。要注意的是,露喜龙地区的自然甜葡萄酒与我们平常说的甜葡萄酒(Sweet Wines)不一样,它属于加强型葡萄酒。也正因为如此,才让这里成为世界上别具一格的甜葡萄酒产地。
 
三种颜色三种甜
 
  露喜龙地区的自然甜葡萄酒深受当地居民们喜爱,他们亲切地简称这些酒为“万都(Vins Doux)”,意为甜酒。不同于其他产区的酒,酒液只有金黄色,露喜龙的“万都”可以按颜色分为三大类:红色系的自然甜红葡萄酒、砖红葡萄酒;黄色系的自然甜白葡萄酒、琥珀色自然甜葡萄酒;以及粉色系的自然甜桃红葡萄酒。其变色的原理和传统葡萄酒酿造的原理是相同的,通过浸皮时间的长短控制酒液红色的深浅,以及通过酒液在橡木桶中间浸泡时间的长短来控制酒液棕黄色的深浅。根据地区,自然甜葡萄酒分为从大到小三个产区:丽维萨特(Rivesaltes)、莫利(Maury)和班纽尔斯。
 
  丽维萨特以及麝香丽维萨特级别的自然甜葡萄酒最常见,一般被装在透明的玻璃瓶里以突出酒液漂亮诱人的色泽,搭配泰式辣酱炒鸡肉、香辣虾或者芒果布丁等是绝配;莫利村的自然甜葡萄酒大多装在当地传统的、肥肥胖胖类似威士忌瓶的瓶中。他们有个很大的特点是酒会陈年,许多酒庄到现在才开始放出八几年或者九几年份的酒款。这些陈年后的自然甜葡萄酒带有一定氧化的风味,和北京烤鸭、酱汁烤牛排甚至回锅肉都非常搭;而班纽尔斯被誉为法国最好的自然甜葡萄酒,不仅因为它产量小,而且确实质量好,因此它是唯一一个有列级庄级别(Banyuls Grand Cru)的自然甜葡萄酒。这里的酒一般也会陈年,而且对陈年的酒还有个专门的称呼,叫“Rimage”。但凡酒标上写有这个单词,意味着该酒与陈年波特酒相似。由于价格的原因,这里的酒更适合餐后做甜品独饮。
 
 
  大自然对这位南法的小公子充满着爱,除了给他充足的日照、适宜的温度和湿度,露喜龙还拥有独特的土壤。这里有很大面积的页岩(Schist),一种独特的片状岩石。这些页岩在地壳运动的作用下,层叠错落开来。由于岩石坚硬,葡萄藤的根只能够顺着片片页岩间的纹路不停向下生长,汲取更深处土壤的养分和水分,带给葡萄许多独特的个性。
  露喜龙产区独特的页岩地质。

  当地的居民也展现出对葡萄酒浓浓的热爱。露喜龙的不同地区参加酒庄酒品鉴交流会时,我碰到了好几位七八十岁仍然站在展台后认真介绍自己家葡萄酒的老人,言语中充满着对自家酒的热爱与自豪;也有家族第二代或者第三代的继承人,诉说着酒标上的故事。尽管他们的家族不像一些波尔多大葡萄酒世家般显赫,但有着对葡萄酒同样深的热爱;还有些半路出家热情满满的酿酒人。酷爱葡萄酒的Patrick原本是法国南部的一位建筑设计师,在建筑公司工作了近20年后,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最想过的生活还是在葡萄园里。于是他辞去了工作,来到露喜龙买下了一小块地,酿起了自己的葡萄酒,取名建筑师园(Domaine de l’Architecte)。虽然他的酒尝起来有些粗糙,气味也有些杂,但他乐观地表示对此可以接受:“这是我酿造葡萄酒的第四个年份,今年我不但做了红白葡萄酒,还首次尝试了桃红葡萄酒。露喜龙地区是个葡萄酒爱好者的理想国,这里气候绝佳,地价也很朴实。如果去到波尔多,我大概只能买下一棵葡萄藤的面积吧。”操着英国口音的Mike说他三年前来到了露喜龙,买下了一个经营不善的小酒庄,开始了作为一个全新的自己的生活。尽管他法语说得并不太好,但周围的邻居对他很好,不但在生活上帮助他,葡萄园里出了什么问题,也热心地与他一同解决。“这是一个有爱的地方,聚拢了热爱葡萄酒的人。在爱里我们终能酿出最好的葡萄酒。”
  Chateau Caze的庄主在酒庄里巨大的酿酒桶Foudre前讲解。
  Chateau Caze里送货用的老式汽车。

不酿酒的大神酿酒师
 
  提起对葡萄酒的热爱,不得不提露喜龙产区生物动力法的先驱与大神,高比(Gérard Gauby)先生。他的酒庄(Domaine Gauby)在葡萄酒界教父休·约翰逊的《葡萄酒大全Wine Companion》一书中介绍露喜龙的章节里,被点名提到过。教父说“高比先生在这片如此炎热的土地上,酿出了极为细致优雅的白葡萄酒,让我们看到了露喜龙产区无穷的潜力”。高比先生的酒庄在佩皮尼昂市西北部20多公里处一个名为卡勒斯(Calce)的小山头。整个酒庄很朴素,正如高比先生本人一样,穿着运动衣,鞋子上沾满了泥土。他的酒庄里没有电脑没有网络,唯一的通讯工具是一部黑白屏的手机。然而谈起葡萄酒,高比先生眼中闪着光,热爱之情表露无遗。他给我们尝了几款正在调配中的白葡萄酒,均是细腻、清爽,甚至有点高瘦的感觉,完全不像炎热的露喜龙地区的风格。而且这些酒不添加任何化学成分,便可保存十年或更久!
  高比先生。

  从上世纪90十年代开始,高比先生便在葡萄园里开始采用有机种植,后来更是成为生物动力法的拥趸。他相信葡萄与天、地、人是一体的,而他不是酿造葡萄酒的人,他只负责提供给葡萄最自然健康的生存环境。遵循生物动力法的高比先生有一套异于常人的作息时间。有时清晨4点他已经在田里照看葡萄,有时午夜12点他去田里转一圈。盛夏时他甚至在田里过夜。“我没上过学,但我懂得葡萄需要什么”。对于田间的一切,高比先生都用自然的方法去“控制”。松土用蚯蚓;要增加土壤的养分他便在葡萄藤边种植特定的植物,以在土壤中产生氮;除去杂草,但留下其他植物,甚至昆虫。他说要让葡萄田保持“活着”的状态,病虫害都是正常的现象,就像人会生病似的。“一株一直健康的植物,才是不健康的。”
  高比先生的葡萄田里,整齐地栽种着供给养分的植物。

  高比先生不仅关注葡萄酒,更关注整个生态环境。他向我透露道,他认为人类的未来终将面临缺水的一天,而他终其一生的目标,是要研究出如何能让生物在水分更少的环境中生存。从十年前开始,高比先生便开始在他酒庄附近种树,十年来,山头已经变得郁郁葱葱。附近的环境也得到了改善,山下的小河几年前水质很差无法饮用,如今已经重新焕发生机。附近年轻一代的葡萄酒农们,都跟随他的步伐进行有机种植。不少人不远万里来到他酒庄,向他请教生物动力法的诀窍,然而高比先生却没有广而授之,他认为这类似于佛教道教,需要讲缘分,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他的理论,不能理解的,他也就不谈了。
 
桀骜不驯的贵公子
 
  露喜龙这个小公子坐拥阳光、风土与爱,渐渐长大成贵公子。然而一路成长过来,走得却路途坎坷并不富贵。尽管拥有自然甜葡萄酒这个瑰宝,喝过的人大多也都会爱上这甜蜜的琼浆,然而在法国以外的地方,自然甜葡萄酒还是鲜有人知,其知名度远不及与它做法相近的波特酒(Port)。由于教育的缺失,消费市场不认识自然甜葡萄酒的价值,结果一些高品质,甚至经过了20多年陈年的酒,卖的价格却出奇的低,跟一瓶普通香槟差不多。更糟糕的是,不仅价格低,市场还不买账。这造成了大量自然甜葡萄酒的积压。这些年来,露喜龙产区开始推广一些高品质的AC级别红葡萄酒。然而一些对自己葡萄酒理想有坚持的酒农,宁愿种自己喜欢的葡萄,将酒降级为加泰罗尼亚丘地区级酒。这种桀骜不驯、不向市场低头的精神可敬可佩。然而一个产区要在世界范围内获得成功,还需和消费者做好沟通,更好更全面地宣传自己。产区的酒卖多了,酒农们富足了,才能把产区建设得更好,形成良性的循环。期待露喜龙这位有爱的贵公子,能更好地让世界认识自己,早日走向人生巅峰!
  中国媒体与进口商参观露喜龙地区的酒庄。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33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
 
葡萄酒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