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的科尔查瓜”探索之旅

【葡萄酒杂志原创报道】智利的葡萄酒产业几乎完全遵循八二比例原则。超过80%的出口市场由大型酒厂主导,如干露酒庄、伊拉苏酒庄、蒙特斯酒庄和桑塔丽塔酒庄,另外的20%则是由350家小型酒厂组成。小规模的酒庄往往不会受到国际市场和酒评家的关注。在2017年,来自科尔查瓜山谷产区(中央山谷产区子产区兰佩谷内的3个分区之一)的12家生产商创立了“非凡的科尔查瓜”组织(Colchagua Singular),旨在彼此扶持并在智利葡萄酒出口市场中打出一片天。
 
Chilean wine industry is pretty much a 80/20 rule. Over 80% of the export market is shared among the big producers like Concha y Toro, Errazuriz, Montes and Santa Rita which represented only around 20% of the 350 wineries. The smaller guys are often out of the radar of international markets and critics. In 2017, 12 producers from Colchagua, one of the three zones within Rapel sub-region in Central Valley, established Colchagua Singular, an organization to support each other and to craft a space in the Chilean wine export market.
 
 
  “非凡的科尔查瓜”只欢迎年产量不超过5万瓶且酿酒葡萄全部产自科尔查瓜山谷的酒庄。此外,庄主必须积极参与所有的酿酒过程,从葡萄栽培、酒窖工作到销售以及营销等种种环节。他们团结一心,大声告诉世界科尔查瓜山谷产区正在发生的一切。
 
  智利是一个狭长的国家,但由于东部是安第斯山脉,西部是海岸山脉,地形的原因导致东西方的气候很可能会有显著的差异。科尔查瓜山谷从西到东只有120公里,其中大部分地区夹在这两个山脉之间,处于地中海炎热气候中。但佩拉多尼斯的葡萄园则位于沿海山脉的西侧,距离太平洋海岸仅有20公里,受到南极洲秘鲁寒流吹来的风影响,温度较低。圣费尔南多附近的葡萄园也是一样的,虽然几乎位于安第斯山脉的山麓间,但由于山上冷空气的影响,这里拥有强烈的昼夜温差,海岸山脉的海拔约500米,土壤类型是侏罗纪土壤,以花岗岩和板岩为主,湿度较高。而安第斯山脉则湿度较低,土壤比较年轻并以粘土为主。佳美娜和赤霞珠或许是主要的葡萄品种,但也有佳丽酿、神索、派斯和赛美蓉。


 
  我们经常会把科尔查瓜山谷产区和大酒联系在一起,但“非凡的科尔查瓜”却并不一样,它倡导创新和个性,用老藤和与众不同的混酿生产出一些原汁原味,令人为之一振的葡萄酒。这个组织的部分成员是葡萄栽培者或是来自其他行业,却勇于冒险从事酿酒这份事业。他们之中有的人仍在寻找自己的风格,也有一部分人已经在酿造前途大好的葡萄酒。酿酒是一个技术活,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学习来酿造出一款做工精良的葡萄酒。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个人都可以酿出有灵魂的葡萄酒,因为酿酒必须要有激情。别小看这群来自科尔查瓜山谷产区的家伙,他们的产量可能很小,但他们的心却很大。


  “非凡的科尔查瓜”邀请了来自不同国家的4个人进行为期4天的酒庄游访,我是幸运儿之一,接下来就谈谈我对这些酒庄成员的印象。
 
马图拉纳酒庄
 


  来自马图拉纳酒庄的何塞·马图拉纳是该集团经验最丰富的成员之一。1998年,他曾担任白银酒庄的酿酒师,直到2011年时他决定酿造自己的葡萄酒。何塞的酒庄在他父母家,离科尔查瓜山谷产区的首府圣费尔南多很近。他从分布在该产区内的32公顷葡萄园中收集葡萄,其中包括一个1910年的古老葡萄园。它位于佩拉多尼斯,里面种植着派斯、黑麝香、赛美蓉和雷司令葡萄。何塞将这些葡萄一起发酵,酿造出了一款名为“Pa-tel”的红葡萄酒,这款酒充满芳香的水果味道,酒精度只有12%。附近还有个4公顷的葡萄园,种植着1928年的赛美蓉,何塞把它酿造成一款单一园葡萄酒。这款2018年的葡萄酒用4个月进行了40%的浸皮,拥有白色水果的芳香以及矿物质味道。
 
  “MW”是马图拉纳酒庄的旗舰酒款,由佳美娜和赤霞珠混酿而成。佳美娜是这里最主要的葡萄品种,我们品尝了2018年份的佳美娜葡萄酒,它在酿造过程中既用了混酿土罐也用了2016年之前的500升旧橡木桶。这是一款经典的葡萄酒,具有复杂性和结构感—看得出来它为什么是旗舰酒款。


 
  何塞也会从马乌莱山谷收集葡萄并酿造出了2款令人惊喜的葡萄酒。奈格拉葡萄种植于1938年,是一个100%产于旧金山的葡萄品种。2012年出版的《杰西斯·罗宾逊酿酒用葡萄指南》中并没有记录这个葡萄品种,根据2018年的《品醇客》所言,奈格拉葡萄近些年才在比奥比奥山谷中被发现。这是我第一次品尝它,它让我想起了佳美和神索!另一款葡萄酒叫做“VOX(Viognier Oxidativo)”,即氧化型的维欧尼,这种葡萄酒会在旧橡木桶中注满酒液发酵10个月,但并不会被惰性气体所保护。它的味道新鲜可口,虽然不是典型的维欧尼,但却让人喜闻乐见。
 
维亚洛博斯酒庄
 
  维亚洛博斯可以说是一个偶然成立的酒庄。雕塑家安立奎·维亚洛博斯在他家的树林里发现了一个废弃的佳丽酿葡萄园。这些灌木丛是种植于1945年的葡萄藤。来自法国的酿酒师马修·卢梭随后在2009年酿造了一款实验性葡萄酒。这款酒在2011年智利葡萄酒年鉴Descorchados Guide中被评为智利最佳佳丽酿葡萄酒,接下来的事情就世人皆知了。维亚洛博斯酒庄如今正在酿造3款葡萄酒,而安立奎的儿子马丁也辞去了全职工程师的工作,专注于在这个家族酒庄里酿酒。
 
  “Viñedo Sivlvestre”来自于一个完全废弃的佳丽酿葡萄园。当这片葡萄园被发现时并没有用任何化学药品也没有灌溉,庄主并没有改变它。由于葡萄采用全手工采摘,他们必须使用梯子或者站在别人的肩膀上摘葡萄。即便如此,也只有60%的葡萄可以摘到,其余的只好留给动物们。我们品尝了2017年份的葡萄酒,这款优雅的葡萄酒只有12%的酒精度,主要由红色水果(李子、酸樱桃、覆盆子)和胡椒气息为主导。

 
  “Zarrito Salvaje”由来自马乌莱山谷的神索和派斯混酿而成。直到20世纪90年代,派斯都是智利种植最广泛的葡萄品种。由于产量高,它通常会被酿制成口感粗糙、酒体轻薄的红葡萄酒。然而,如果葡萄园管理得当,它完全可以成为有前途的葡萄酒。酒庄2016年份的葡萄酒就将单宁、红色水果和草本植物气息融合得很好。
 
卢格瑞侯酒庄
 
  艾丽娜·卡博内尔也是偶然成为酿酒师。她和家人在美国待了一段时间并回到智利后决定种植葡萄,酿造葡萄酒。由于丈夫费尔南多是历史学家和大学教授,所以酿酒的责任就落到了艾丽娜的身上。他们的葡萄酒品牌叫卢格瑞侯(Lugarejo),意为遥远的地方,酒标则是根据1643年酒庄所在的区域图绘制而成。他们的土地只有0.1公顷(种植着慕合怀特以及佳美娜),并会从她婆婆的葡萄园里采摘葡萄。酒庄的第一个年份是2014年的梅洛葡萄酒,并且只有一桶。今年他们将会扩展生产至4500瓶葡萄酒。这款葡萄酒主要在圣地亚哥的餐馆出售,艾丽娜打算将最终产量翻一番。我喜欢这家由小小的酒罐和小小的采收篮构成的酒庄。
 
 
  我们品鉴了酒庄第一个年份的葡萄酒,这是一款在橡木桶中已经陈酿了3年的慕合怀特,它的花香和果脯味道比我想象的要更好。2017年份的派斯葡萄酒则简单而令人愉悦,酿酒葡萄来自凉爽的佩拉多尼斯。
 
  我最喜欢的酒款名为“Zafarrancho”,意思是英语中的喧闹或争吵。这款酒由酒庄内所有剩余的葡萄酒混酿而成,因此艾丽娜将其译为喧嚣的混酿(a noisy blend)。大多数酿酒师会告诉你,他们会如何挑选最好的葡萄酒来作为旗舰酒款或是珍藏级别的酒款,但他们不会和你说如何去处理那些没有入选的葡萄酒。艾丽娜则坦率地表示:他们不能浪费任何葡萄酒,所以才酿造了“Zafarrancho”,并且不会为此感到羞耻。2018年份的Zafarrancho混合了西拉、赤霞珠、梅洛和佳美娜,这是我品尝过最好的“剩酒”,带有花香和胡椒的气息。
 
  艾丽娜说,在没有任何酿酒经验的情况下,他们就是凭着直觉来酿酒。他们认为葡萄酒是用来分享的,不一定要与任何特别的食物来搭配,所以葡萄酒应该更有果味。也正因如此,他们采摘葡萄的时间会比较早,以获取更多水果气息,避免高酒精度,否则所有的葡萄酒尝起来都是一个味儿。我发现卢格瑞侯葡萄酒很精致,我也很乐意净饮这些葡萄酒。
 
法诺亚酒庄
 
  法诺亚家族酒庄的劳尔·纳瓦兹是那种带点疯狂又充满热情的酿酒师之一,他在2009年购买了22公顷的土地,但在10年间只在缓坡上种植了2.3公顷的葡萄,其中包括14个高密度种植的葡萄品种,准确来说是12121株葡萄,包括从佳美娜到赤霞珠、丹魄、桑娇维塞以及维欧尼和白皮诺。这些葡萄藤被修剪成1公斤左右的产量,每公顷可生产12吨葡萄酒。他承认每公顷12000株葡萄藤有点太多了,将来会减少到每公顷1万株。在斜坡的更顶端,劳尔在树下种植了蒙特布查诺,以提供荫凉和限制供水。他坚信生物动力农业,也遵循鲁道夫·斯坦纳的原理种植西红柿和花生。
 

 
  法诺亚酒庄的第一款葡萄酒于2016年诞生,名为“Seis Tintos(Six Reds)”,是由劳尔当年最喜欢的6个葡萄品种混酿而成。这个混酿每年都会改变,以发挥创造力。我们品尝的是2017年份,由马尔贝克、小西拉、佳美娜、丹魄、佳丽酿和赤霞珠混酿而成。这是一款美味的葡萄酒,带有黑色水果和甜香料气息,单宁融合得很好。这款酒的酒标是一种藤蔓植物,枝条指向星星,根部则指向“Fanoa”这个名字。星星代表着生物动力农业,嫩芽表示手工作业,而根则代表家族。Faona是他们整个家族成员的缩写:FA代表Family,N代表纳瓦兹(Narváez),O代表爱人Ángela Ovalle,A则是Associates,代表孩子们。
 
  我们还品尝了劳尔从酒罐里舀出的葡萄酒。2019年份的Cosmos桃红葡萄酒是一款由马尔贝克、丹魄和慕合怀特组成的混酿,有迷人的淡三文鱼色泽,迷人的花香以及香水味,但却是干型葡萄酒,略带咸味。我最喜欢的是2019年份的Cosmos佳丽酿葡萄酒,它有新鲜的树莓和大黄茎香气,浓度很高。这款葡萄酒只需要几个星期就可以装瓶了,劳尔非常友好地装了一瓶给我带回家。
 
拉帕斯卡拉酒庄
 
  在拉帕斯卡拉酒庄,一对迷人且耿直的年轻夫妻接待了我们。这是他们从事酿酒的第二个年头,但这个家族自1998年以来就一直种植葡萄。女儿兼酿酒师丹妮拉对于自己的葡萄酒非常坦诚。第一个年份的葡萄酒由不锈钢罐制成且并没有经过橡木桶,她对此不太满意。在另一位顾问的指导下,丹妮拉对2019年份的葡萄酒进行了试验,采用旧橡木桶和野生酵母来进行发酵。她仍在不断的学习中,不过有一件事丹妮拉很确定:至少到现在为止,她并不喜欢新橡木桶。
 
 
  虽然没有经验,但丹妮拉充满激情和好奇心。她在2018年建造了粘土罐并用它来酿酒。一款由佳美娜和赤霞珠制成的混酿就此诞生,这款葡萄酒的酒体清新,并带有迷人的水果和花香,单宁和谐。另一款值得一提的葡萄酒是2018年份Artesana:一款由赤霞珠、马尔贝克、佳美娜和佳丽酿制成的混酿葡萄酒。
 
  在拉帕斯卡拉酒庄的烧烤午餐中,丹妮拉的哥哥问我家族经营在葡萄酒世界中是否算得上重要的卖点,我的回答是:重要与否取决于这个家族的参与程度。后来我发现,他们整个家族都参与到了这件事中。父亲贝尼托建立了酒庄并制造了一个罐子(他经营着一家金属厂),叔叔管理着葡萄园。整个家族包括姐妹们都在准备着我们的烧烤午餐和拍照。一个家族若能在葡萄酒事业上有如此投入就会是个好故事,我相信他们的未来一定充满光明。
 
间客
 
  L’Entremetteuse位于阿伯特谷产区,由法国酿酒师劳伦斯·瑞尔在2015年创立而成。在建立自己的酒庄之前,她用了21年的时间在智利大型酒庄里完善她的酿酒技巧。她酿酒的目标就是将人与智利的自然相连结。劳伦斯仅生产3款葡萄酒,每款酒约12000瓶,分别名为:Pet Nat、Rouge & Jorge(天然葡萄酒)和L’Entremetteuse(后两款酒分别是单一品种葡萄酒和混酿葡萄酒)。这些酒的酒标都生气勃勃,展现人们正在享受葡萄酒的画面。
 
 
尼基修酒庄
 
  尼基修酒庄是一个位于罗洛尔产区的家族庄园。父亲白手起家并酿造了一款经典的混酿葡萄酒,名为“Justo”。他的儿子伯纳多和洛雷托在2010年加入后,他们创造了第二款葡萄酒“Quiebre”,这意味着打破了传统,并组成了一系列未经过新橡木桶的年轻的单一品种葡萄酒。此外,伯纳多还是一位职业音乐家。我们就葡萄酒和音乐交换了彼此的想法。我希望有一天自己可以组织一场酿酒师们的葡萄酒和音乐互动会!
 
 
哈维尔·欧图赞酒庄   
 
  哈维尔·欧图赞酒庄是哈维尔·欧图赞的主意,他用两种葡萄品种来酿造3款葡萄酒:二氧化碳浸渍法的西拉、小味儿多,以及西拉和小味儿多的混酿。葡萄酒以“Impetu”命名,采取最低限度的干预。这些葡萄酒新鲜多汁,口感宜人。
 
 
纳胡尔酒庄
 
  丹尼尔·韦德特尔施一位来自瑞士的前银行家,他致力于在科尔查瓜山谷产区中心区域酿造自己的葡萄酒,酒庄名字就叫纳胡尔。他从事生物动力农业,尽职尽责地追踪月亮的轨迹,确保他的葡萄酒能够完美地表达土壤状态。2015年份的Chak葡萄酒由100%来自1942年葡萄园的赤霞珠酿造而成,有明亮的水果气息,天鹅绒般的单宁以及新鲜的酸度。2015年份的Nahuel葡萄酒是赤霞珠、佳美娜、马尔贝克和西拉的混酿,富含香料和薄荷味,口感强劲。
 
 
古特拉酒庄
 
  古特拉酒庄是一个位于罗洛尔产区的合资企业,由何塞·路易斯·雷耶斯和马尔西亚·贝里奥斯共同创建而成。2017年份的Chiflao派斯葡萄酒由150年前老藤葡萄酿制而成,葡萄来自一个干燥的葡萄园。派斯是一个被智利遗忘的葡萄品种,主要用来酿造散装酒和桃红葡萄酒,口感又酸又涩。古特拉酒庄的派斯葡萄酒证明,如果用心打理葡萄藤,派斯也可以被酿造成集中度高且严肃的葡萄酒。
 

 
特拉维西亚酒庄
 
  特拉维西亚酒庄(意为:计划之旅)由胡安·肯纳斯于2014年创建,当时他只拥有一个家族葡萄园以及一座翻新的酒庄,完全没有酿酒经验,因此他将酒庄命名为Travesia。他的2017年份Infiltra葡萄酒由100%佳美娜酿制而成,是一款令人印象深刻的葡萄酒,拥有丰富的水果香气,余韵悠长。
 

 
卡文酒庄
 
  弗朗西斯科·卡罗卡是一位葡萄栽培者,他居住在红葡萄酒之乡马奇奎(Marchigüe),将大部分的葡萄出售给大型生产商。2011年他创立了卡文酒庄,如今生产3款葡萄酒,分别名为:Caven Uno、Caven Dos和Caven Tres,并为注重健康的人士和儿童提供赤霞珠和佳美娜果汁。
 
 
  “非凡的科尔查瓜”就像是智利葡萄酒产业里的一股新鲜空气,智利葡萄酒工业主要由大型生产商主导,生产技术精良、可靠,但没什么惊喜的葡萄酒。而来自“非凡的科尔查瓜”的葡萄酒可能并不是明星级别,但却有它们自己的个性与特点。它们是匠人葡萄酒,充满了激情。成员们也都非常慷慨,我们曾多次享受家庭烹饪的款待。他们还很体贴地在本塔·罗布斯组织了一场告别午宴,让我们可以体验到太平洋带来的影响。我很感激能与他们度过4天美好时光,尽管我不得不再花4天的时间在路上。但这也提醒了我,为什么葡萄酒在我的心中占据如此特别的地位。
 
  除了马图拉纳酒庄外,其他的酒庄在中国均未有进口商。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45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
 
葡萄酒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