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波尔多收成报告

  这一年从勃艮第开始的坏天气,让2016年成为法国近30年来产量最低的一年,波尔多却在最后关头一举逆转形势,2016年份的波尔多反而值得期待。这是一个堪比2010的好年份,虽然波尔多产量不降反升,但英国脱欧,2016年份期酒交易是否会受到影响?

  随着世界鼎鼎大名的贵腐酒滴金庄(Châteaux d'Yquem)在10月7日完成了最后的采摘,历经起伏,波尔多2016年份的收成终于尘埃落定,最终迎来了可喜的一年。
 
  “现在觉得放松为时尚早,”圣朱利安产区的列级名庄乐夫普勒酒庄(Château Léoville-Poyferré)的Didier Cuvelier说:“赤霞珠的发酵还没有结束,尽管梅乐已经完成了酒精发酵,进入橡木桶开始第二阶段的乳酸发酵。不过从他笑眯眯地从酒桶中取出还在乳酸发酵的新酒给前来采访的记者品尝可以看出,他其实已经松了一口气。虽然现在还无法判断新酒在香味和酒体上的后续发展,但《品醇客》的Jane Anson在尝过后表示:今年的酒在酒体和层次上的确表现不俗,不是每一年都能有这样好的表现。
 
  酿酒学家Pascal Hénot说:“相对于其他产区而言,这一年算是经历了不少奇迹,或许真的将是一个卓越的年份。”
 
此起彼伏的开局,完美的收篇
 
  2015年跨2016年的冬天是法国自1900年以来最暖的一个暖冬,1月到2月虽然雨水很多,但平均气温比以往还要高2℃,以致发芽提前了一周。春天是葡萄藤的生长季前期,此时温度的影响比雨水更大。凉爽却多雨的春天差点带来雨涝灾害,持续的降雨有点像2013年,还好温度比较均衡,所以对开花和坐果影响不太大,这也是最后产量反而比2015年略有升高的原因。前6个月总降雨量达到722.4mm,比2015年多了62%,但日照却比以往少了18%,6月下旬开始,气候就变得干燥又炎热了。
  之后的雨水少得可怜,从6月23日开始一直持续到9月13日的严重干旱差点让酒农们跪求雨水的到来,波尔多很多地区这段期间的降雨量不足正常的十分之一,连金钟庄的Hubert de Boüard都说:“我还没有见过持续这么长时间不下雨的夏天。”8月初,有些葡萄园里的叶子开始被晒伤,开始变黄或掉落,大多数的葡萄转色不均。直到9月中旬开始的降雨才缓解了干旱和炎热带来的压力,并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葡萄的产量,给葡萄提供了完整成熟的条件。整个采收期最关键的4周晴空万里,只在9月30日的晚上下了一场雨,简直是完美收官的节奏。
 
  圣达史提芬产区玫瑰山庄(Château Montrose)的Vincent Decup说:“严重的干旱持续到了8月中,成熟虽然缓慢,但也意味着在这样炎热的年份里,酒精度可以控制在13%左右的合理水平,避免气候炎热导致酸度不足而造成葡萄酒缺少新鲜活力。”圣爱美浓产区大炮庄园(Château Canon)的Nicolas Audebert也同样将酒精度控制在13.5%-13.7%,并表示2016年的红酒自然而又饱满。
延迟采收,各家不同
 
  采收期临近,9月气温比以往平均气温高了1.5℃,酸度开始下降到临界值,幸好9月13日到14日的大雨带来了40mm的降雨量,气温略微下降让葡萄的生长回复均衡。这样的好天气一直持续到了采收期,但收成却延迟了不少(这也存在风险)。白马庄(Château Cheval Blanc)的Kees Van Leeuwen说:“丹尼斯·杜博迪(Denis Dubourdieu)教授曾提醒过,你可以延迟采收,但不是非得要等。”所以,这一年在波尔多,你可以看到不同酒庄采收的日子差别很大,有的酒庄根据所在地块来确定采收期,有些酒庄则根据葡萄酒酿造的风格来确定采收时间。
 
  佩萨克产区的酒庄是最早开始采收的,侯伯王(Château Haut-Brion)9月1日开始采收佩萨克地区的长相思白葡萄,远一些的雷奥良部分则要迟一些,卡尔邦女酒庄(Château Carbonnieux)则在一周后才开始采摘,总体来说整个采收期比2015年延迟了10天左右。
 
  至于红葡萄,圣爱美浓的白马庄在10月1日完成了最后一块梅乐葡萄田的采摘,之后10天完成品丽珠(Cabernet Francs)的采摘,但金钟庄的品丽珠直到10月21日才完成采摘(仅仅比2010年早了一天),虽然同在一个产区,但采摘比同产区的许多酒庄晚了十多天。这还不算最晚的,还有卡汀娜之花酒庄(Château Fleur Cardinale)因为位于该产区的最高点,气候更凉爽一些,采摘更晚,直到10月26日才完成采摘。女庄主Caroline Decoster说:“比起圣爱美浓其他村庄,我们会晚一周采收,也因此拥有更无与伦比的、风味更浓缩的葡萄果实。”采收延续到10月底的还有Pavie, Lassegue 和 Guillemin-la-Gaffeliere等酒庄,他们都一直秉持延迟采收的传统。
 
  梅多克地区的红葡萄大多在9月22日到9月26日开始第一拨采收,但波亚克巴加芙酒庄(Château Belgrave)最后一拨梅乐的采收却在10月14日才开始。
 
  对于著名的贵腐甜酒产区苏玳和巴萨克(Sauternes & Barsac)产区来说,2016是非常卓越的一个年份,芝路酒庄(Château Guiraud)的Xavier Planty表示:他们一直等到10月17日贵腐霉达到最好的状态时才开始采摘,这将会是一个品质超卓的年份。
 
比2015年更好,更像2010年份
 
  《品醇客》的Jane Anson在品尝过两海之间和格拉芙地区一些香气迷人的白葡萄酒后表示,2016年份对干白葡萄酒来说酸度略微不足,有点像2013和2014年份,因为白葡萄藤抗旱能力相对较弱。但对于红葡萄酒来说,她所到过的地方,不管是听到的还是感受到的,这一年份的红葡萄成熟度很好,酒颜色非常容易萃取,但她试过酒液之后却担心口感会过熟,但愿无花果、干果等果香的表现不要太过突出。
 
  金钟庄的Boüard说:“不像2003年白天和黑夜都那么热,也不像2009年份的风格表现得那么拘谨。对我而言,2016更像2010年份,虽然酸度的表现略低一些。对整个地区来说,或者在某种程度上比2015年份好一些,特别是波尔多南部、山坡等小一些产区,肯定要比2015年份表现更好。”
 
  很难找到一个具体的年份和2016年相比。回顾过去,2016年或许跟1990年早春的凉爽和炎热的夏天,还有2012年缓慢的成熟期有些相似,跟2010年也有些相近。“可以说干爽的年份总是品质很好的年份。”Van Leeuwen说。木桐酒庄的总经理菲利普也表示2016年份的葡萄酒入口有饱满的肉感,新鲜多汁,结构十分平衡,对他们而言是一个伟大的年份。
2016期酒价格会继续狂飙?
 
  好年份几乎总是伴随着价格的高涨,加上2015年份波尔多期酒价格的疯狂回升,这个问题就更加严峻了。不过Jane Anson建议大家别太介意汇率的起起落落,因为英镑还会继续波动,欧元和美元也一样,就像她所说:“真正关键的是2016年份会不会是波尔多最后一个期酒交易?”
 
  因为如果新任英国首相特蕾莎·玛丽·梅(Theresa Mary May)在2017年3月启动第50条退欧程序,英国将在2019年退出欧盟。这就意味着2017年期酒交易时,英国酒商还得考虑2016年份的期酒等到2019年现货交付的时候(波尔多期酒一般要到3年后才能进行现货交付)还不知道欧盟会不会对英国征收额外的税项或关税。所以,对于想要购买2016年份的波尔多葡萄酒的英国消费者而言,或许这才是关键的影响因素。
 
题外话:
  在葡萄酒方面,英国在欧盟享有极优惠的贸易政策,是法国优质葡萄酒最重要的集散地。另外,伦敦设有著名的国际葡萄酒交易所(Liv-ex),为全球葡萄酒进出口商、经销商、零售商和葡萄酒投资者等提供线上交易平台;还有英国葡萄酒及烈酒教育基金会(WSET)总部也在伦敦,是国际认可度最高的葡萄酒教育机构之一,对世界葡萄酒贸易有着重要的影响力,因此,英国在国际葡萄酒市场中地位举足轻重。英国脱欧,英镑汇率下跌,以及相关税收政策等影响,都可能会导致英国进口欧盟优质葡萄酒的价格和相关费用成本的上涨。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33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