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份北半球采收报告

【葡萄酒杂志原创报道】寒流、山火、春寒、酷暑……2019年对于葡萄酒世界来说,极端天气成了牵动着酒农、酒商、消费者的心的关键词。不少北半球产酒国在2019年遭遇减产,但在质量上却更胜往年。那么,2019年的葡萄酒世界会是一个什么样的面貌呢?我们一起来看。
 
Cold currents, wildfires, cold springs, extreme heat ... For the wine world in 2019, extreme weather has become an important part of the attention of wine growers, wine merchants and consumers. Many northern hemisphere wine-producing countries have experienced chute of production in 2019, but their quality is better than in previous years. So, what will the world of wine look like in 2019? Let's see it together.
 
 
  2019年北半球采收结束,酒农们的悲喜并不相通。
 
  北美洲的极地气旋、山火,欧洲的春季酷寒及夏季高温—在一系列极端天气的影响下,减产成为了2019年北半球多个产酒国的主基调。法国预计总体减产15%(对比2018年),意大利为16%,西班牙更是高达24%……葡萄酒作为一项农产品,酒农们多少有着靠天吃饭的意味。我想没有太多酒农愿意看到一个产量少的年份,因为这意味着收入的减少。


 
  但2019年的情况对于某些国家来说,如法国,减产相对而言也许是更好的自然馈赠。为什么这样说呢,看下去你就知道。
 
法国:
 
  在出版这一期杂志之前,有一则关于法国酒的新闻引起了我们的关注。
 
  从进口商方面获得的信息,年初有部分法国酒庄的AOP级别葡萄酒报价已经跌破2欧元/瓶。2019年,法国葡萄酒在美国及中国的销量并不理想,不少酒庄都面临着去库存的压力,急于以降价的方式清空库存,尽快回笼资金。这两年来,法国葡萄酒出口价格的起伏,既有天灾,也有人祸。回想起2017年法国遭遇了灾难性的减产,使低端IGT葡萄酒出口价飙升。两年过去了,我们也逐渐看到了这场历史性的减产所造成的影响。对于上游的生产商,他们不再期待一个高产的丰年,因为这很可能意味着库存压力进一步恶化。当然,也没有人希望再遭遇一个减产的年份。如CIVB主席Bernard Farges所提到的:面对严峻的市场环境,波尔多急需一个产量不高不低的年份来平衡市场价格。


 
  2019年,受罕见的极端天气影响,总体来看法国几乎所有产区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减产。2018年冬季的寒冷天气一直持续到2019年春季,使得不少产区的葡萄均出现了生长延迟,部分产区还出现了落果的现象。当时间来到7–8月,法国大部分地区面临着罕见高温的影响,甚至在法国最北部的香槟产区,更是一度达到42.9℃的高温,造成了1000公顷葡萄园受到“毁灭性”的影响。极端天气影响最大的是北部的几个产区,减产最为严重的是汝拉产区,损失超过50%。而勃艮第、香槟区的减产也在30%左右。值得庆幸的是,南部的几个产量较大的产区,如波尔多、朗格多克-露喜龙等,减产的情况并不严重。
 
  但极端天气并非总意味着危害,相反不少产区报告里面都提到了由于生长期的延长,果实有更丰富的营养积累,成酒的质量十分不错。很多酒农都期待,这也许将是又一个“9字尾”的世纪年份。低产、高质——这会不会就是法国酒农们所期待的年份呢?
 
意大利:
 
  与法国相邻的意大利,情况也不容乐观。意大利酿酒师及酿酒技术协会的主席Riccardo Cotarella提到:“如果说2018年是年景好的一年,那么2019年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多年以来,意大利的葡萄酒产量位居全球前列。尽管在2019年,意大利葡萄总产量下降了16%,预计葡萄酒产量为46亿升,但依然蝉联全球产量第一的宝座。与邻居法国一样,意大利在2019年受天气不理想的影响。不规律的降雨以及经常出现的暴风雨天气,导致葡萄的生长周期不规律,十分考验酒农的经验以及对葡萄生长的预判。有经验的酒农会进行频繁的修枝、冠层管理以及摘青等措施,以确保葡萄的正常生长。
 
  尽管天气不似预期,但葡萄的质量并不差。北部皮埃蒙特产区虽然产量并不高,但根据皮埃蒙特葡萄种植农协会发布的《2019年皮埃蒙特大区采收季报告》将2019年份评为四星,这意味着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年份。其他产区方面,除托斯卡纳外其他产区均有不同程度的产量下降。下降最大的为伦巴第产区(Lombardia),下降幅度高达30%。但意大利葡萄酒联合会主席Ernesto Abbona表示,意大利葡萄酒的总产量依然在历史的正常水平上。
 
西班牙:
 
  西欧三大产酒国在2019年的命运十分相似。跟隔壁的两个邻居一样,西班牙的2019关键词同样是:低产而优质。
 
  事实上,西班牙在2019年的天气十分不错,总体上干燥而温暖,降雨量低于平均值,葡萄园的病害程度很低。采收期一直延长至10月份,且整个采收期的天气都十分不错。但总体产量依然是下降的,据西班牙葡萄酒市场观察基金会(OEMV)分析:2019年西班牙葡萄酒的收获总量预计约为38亿升。


 
  大家比较关心的西班牙两个DOCa产区,其中里奥哈共收获了3.85亿公斤葡萄,其中丹魄的表现十分不错。总体来看,不同品种的品质都不错,风格上也更偏浓郁。而普里奥拉托的歌海娜表现强劲,预计产量也将达到620万公斤。
 
德国:
 
  据德国葡萄酒协会(DWI)统计数据显示,预计2019年德国葡萄酒产量8.412亿升,比2018年份的水平低19%,比十年平均值低4%。
 
  尽管产量下降很多,其实还是在历年的平均线上的正常波动。2019年德国的减产主要受偏干旱的天气影响,高温且普遍缺乏降雨。其中,弗兰肯(Franken)的葡萄酒产量下降高达22%,为德国13个产区中减产幅度最大。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德国葡萄酒产量最大的莱茵黑森,以及法尔兹(Pfalz)和巴登(Baden)、莱茵高(Rheingau)和纳赫((Nahe)产区等五个产区对比过去十年的平均值波动不大。质量方面,德国葡萄酒协会表示:2019年的白葡萄酒已经展现出强烈的香气和良好的平衡,并具有诱人和清新的酸度。
 
北美:
 
  2019年,对于美国来说是艰难的一年。不同的产区,如明尼苏达州、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等面临着不同的气候难题,唯一在采收报告中提到收获高质高产的仅有俄亥俄州。
 
  美国一月份遇上迷你极地气旋,造成不少产区出现葡萄芽苞死亡导致减产。此外,夏秋两季的干旱,使得不少酒庄遇到无水可用的难题。不过去年那场加利福尼亚州爆发的山火,对葡萄的采收影响较小,因为在山火发生前采收已经基本完成。对于占美国8成产量的加利福尼亚州来说,2019年的产量会在420万吨左右,比上一个采收季减少约2%
 
  加拿大方面则遭遇了潮湿天气的困扰。在克服潮湿所带来的挑战后,酒农可能要面临今年的酒将有着糖度和酒精度较低等问题。不过生性乐观的酒农对这一年的收成还是挺满意的。有酒农认为,低糖低酒精度等问题对于寒冷气候产区来说是有积极意义的。2019年对加拿大来说,将会是一个低酒精度、酸度活泼且显优雅的年份。
 
中国:
 
  最后我们一起来看看中国产区在2019年的表现如何。
 
  中国葡萄酒近年来的产量一直在下降,一方面进口酒市场的发展冲击着国产酒的发展,使得部分低端没有竞争力的酒庄缩减了种植量。另一方面,不少中国酒庄发现,想要在进口酒围攻的劣势下突围,精品化是唯一的出路。


 
  所以尽管中国葡萄酒的产量一直在收缩,但近年来依然涌现出了不少高端的精品葡萄酒。除了宁夏产区,其他的产区也正在规模化发展。2019年总体来说是对中国葡萄酒产区友好的一年。虽然产量依然在下跌,但胶东、河北等产区均报告有不错的葡萄质量。对于宁夏产区来说,这是一个偏冷凉的年份,白葡萄酒、起泡酒十分值得期待。而新疆产区则报告产量较以往有所上升,同样地,白葡萄酒的质量也十分不错。
 
年份重要吗?
 
  事实上,这已经是我们第三年制作这样一期关于年份采收报告的汇总。每一次整理各国的数据以及外文资料需要花费的心思和精力很多,但这些稍显“枯燥”专业的内容是否对消费者起到足够的帮助呢?


 
  年份好与坏,直接决定了葡萄酒的质量与市场供求。对于消费者来说,年份最直观的表现是价格的高低。不少高端的葡萄酒,好年份的价格甚至比寻常年份要高出一半以上。所以阅读年份报告,对于消费者而言,有助于去寻找价格起伏的规律。
 
  当然,很多中低端葡萄酒的价格随年份起伏并不大,因为很大程度上价格的波动被销售的中间环节给消化掉了。所以在很多消费者看来,早期的很多中国葡萄酒价格不怎么随年份变化,误以为中国葡萄酒不讲究年份,这样的观念在今天,应该要破除了!这一期,我们采访了克洛维斯(CLOVITIS)国际酿酒顾问团队的创始人廖晓燕,为我们讲讲如何去理解中国产区的年份!
 
  所以,2019年对于全球葡萄酒世界来说,会是一副什么样的面貌呢?话不多说,我们一起来看!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45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
 
葡萄酒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