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上葡萄酒,出发!

【葡萄酒杂志原创报道】走吧,去世界的尽头看冰川与沙漠;去中世纪的古城感受历史的沉淀;去举着酒杯与牧民一起围着篝火畅饮。脱离日常的烦嚣,在旅途中寻觅被繁重的工作压力消磨掉的激情。你为什么需要一场葡萄酒之旅,因为世界,就在那里!
 
Travel to the end of the world, to witness the splendid view of glacier and desert, to take of look of the precious culture dated back to middle age. By a glass of wine, you will finally understand why we need to travel.

 
  当你好不容易挤上早高峰的地铁时,波尔多的酒农正剪下一串最饱满的果实;
 
  当你对着电脑桌面发呆时,酒窖里沉眠的酒液悄悄吐了个气泡;
 
  当你打开外卖的饭盒对付饥饿的肠胃时,Logroño街头的小吃店里炊烟与酒香正缠绵交织;
 
  当你正为完成这个月业绩沾沾自喜时,阿根廷40号公路上的流浪者正咽下一杯烈酒,期待下一辆顺风车的到来。
 
  这个世界上有着高跟和皮鞋走不过的路,有着奢华的酒会上喝不到的醇厚美酒,有着无法在键盘上敲出的壮丽美景,还有着无法用言语去表达的震撼和感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选择旅行。
 
  在书中读过无数遍的故事,在杯中一次又一次品尝过的美酒,我们可以自信地说出遥远的托斯卡纳每一个伟大年份,但我们没法真切地感受艳阳下葡萄所经历过的一切。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选择旅行。
 
  当脑海中重复了无数遍的景色忽然照进现实,这份震撼,便是旅行的意义。
 
居住与旅行


  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这话其实也没说错,不过换种心态来看,我们所厌倦的地方,都有着别人眼里不一样的风情。
 
  早晚高峰地铁里让上班族感到绝望的人潮,在别处的人们眼里正是一座城市活力的象征;行色匆匆地在40℃高温下走过CBD的街口,在旁人眼里也带着一份都市白领的精致。尽管日常生活有着别人看不到的苦闷,但每次旅行回来,再次看待自己的日常生活总会有不一样的感觉,这算是“找回自己”吧。


 
  在法国居住的5年里,挺遗憾没有好好到处走一走。那时候总觉得那些游客们心心念念的景点随时可以出发前往,然而自己几年里都没有动过想要动身的心思。临走之前,为了不给自己留下遗憾,于是开着车从香槟之城兰斯出发,重游了一遍法国北部的葡萄酒产区。对那些熟知和未知的葡萄园风景,那些别处尝不到的美酒美食有了别样的认识。最终葡萄酒成了我的职业,但这一趟旅行,让我回到了最初探索葡萄酒的乐趣。
 
旅行,感官的满足


 
  人是一种感官动物,无论抱着什么样的目的去旅游,最迫切想要满足的,当然是自然风光和人文风景带来的视觉享受,还有街头小吃或者精美大餐所提供的味觉享受。
 
  在去意大利之前,我对这个国家的印象来自于丹·布朗的两本悬疑小说《天使与魔鬼》,还有《地狱》。丹·布朗书写的罗马及佛罗伦萨,在历史、文化、宗教的氛围下却难掩暗流涌动。书中罗马的梵蒂冈、佛罗伦萨的百花圣母大教堂,对于热爱历史和艺术的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所以初到佛罗伦萨便很容易爱上这座城市。除了这里到处可见的中世纪建筑和乌菲兹博物馆里收藏的名家作品,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各种好吃的和好喝的。除了这期托斯卡纳游记里面介绍的T骨牛排大餐和托斯卡纳的美酒田园之旅,佛罗伦萨还有许多让吃货惊喜的地方。离百花圣母大教堂不远的中央广场是每位吃货到佛罗伦萨必打卡的地方,5欧一个特色牛肚包,8欧一个披萨,旁边卖酒的地方还提供杯卖酒。平时难得喝一次的大品牌香槟像Pol Roger, Bollinger通通10欧元一杯,居然连西施佳雅这样的酒也能够杯卖!要知道那时候正是西施佳雅入选WS百大首名,价格疯涨的时间,可想而知当时的我脸上有多么精彩。
 
  说到吃吃喝喝,我依然还心心念念想着上期做西班牙专题时主编Annie提到过的那家位于Logroño“一生只做一道烤蘑菇”的Tapas店,还有三四欧元一杯的里奥哈葡萄酒。当看到游学里奥哈6年的实习生小美女写的游记,感觉当初没顺道走走西班牙真是不可原谅的错误。原来当年三毛跟荷西生活过的加纳利群岛上还生存着300岁高龄的老藤葡萄。火山岛拉萨罗特产区那如外星人脚印般的地貌上还产出了温柔而优雅的白葡萄酒。如果不满足于喝喝酒当一名普通的旅客,试试山顶上那家被誉为“世界上最危险的餐厅”El Diablo吧,餐厅就盖在火山口上。准确来说,餐厅在火山口上盖了个铁架,烤肉什么的都是靠下面的岩浆烤熟。估计吃货们看到这心情也挺复杂的,还是喝口葡萄酒压压惊吧。


 
  不体验过山岳的险峻和飓风的凛冽,又怎么尝得到一杯波特酒的甜美呢?“信念是鸟,它在黎明仍然黑暗之际,感觉到了光明,唱出了歌。”—泰戈尔的《飞鸟集》某种意义上道出了一杯美酒诞生所要经历的时间、挑战。《波特酒,岁月里的灵魂蜜糖》,如果你也喜爱那些甜美而浓烈的岁月味道,跟着这一篇走走那山与海之间沉淀着岁月的波尔图吧。
 
出走新世界
 
  与欧洲浓厚的人文景观氛围相比,位于南半球的旅游目的地更能挑起人们对大自然的敬畏和热爱。
 

  现代化都会城市与狂野大自然并存的澳大利亚是很多中国背包客首选的旅行目的地。你可以穿得西装革履地在悉尼歌剧院观看演出,在悉尼塔上看城市的日升日落;也可以轻装上阵,顺着猎人谷规划好的葡萄酒旅游路线参观那些让全球葡萄酒爱好者疯狂的酒庄;想要体验澳大利亚自然景观有多么狂野,袋鼠岛是你必去的地方!《跨越半个地球,在澳大利亚寻一杯酒》,其实光是那葡萄园和大自然,就足够让人迷醉了。
 
  如果你热爱远方,那33个小时,18898公里的距离不会是你渴望了解异域文化的障碍。南美洲是背包客们的朝圣地,这里有着被誉为“世界旱极”的生命禁区阿塔卡玛沙漠,也有着被南极冰川所封锁的世外之地的乌斯怀亚。安第斯山脉从南到北几乎穿越了整个南美洲,站在炎热的智利和阿根廷两侧,你会有种在火炉中眺望雪山的奇妙诧异感。


 
  这样奇妙的气候造就了智利和阿根廷两国多元的葡萄酒种类和丰富的饮食文化。智利有着长达1万公里的海岸线,这里出产的各种海鲜定会让吃货们停不下嘴。配上卡萨布兰卡谷出产的清爽白葡萄酒,感觉就算身处“世界旱极”也变得身心舒爽。而翻越安第斯山脉那头的阿根廷,更是肉食动物们觅食的天堂。在潘帕斯草原上,牧民让肉牛自由地在牧场中漫步吃草。这样的自然条件下诞生的安第斯牛肉肉质肥美多汁,用来做阿根廷国菜烤牛肉,再配上一杯门多萨的马尔贝克,再苛刻的味蕾也能轻易满足了。吃饱喝足后,跟着流浪者们上路探索世界尽头的遗世孤独吧。沿着世界最长公路之一的阿根廷40号公路走向下一个未知之旅。这条全长5194公里,连接阿根廷南北的公路是孤独的,却吸引着许多徒步爱好者前往。也许在路上,被世外的孤独感所包围,脱离了日常的俗事才能觅得片刻心灵的安宁吧。


 
  写完这期专题,忍不住重温了一遍《杯酒人生》这部电影。这部开启了美国加州葡萄酒旅游热潮的电影,讲述的是中年失意的男主在杯酒之间寻觅救赎。不管是热爱葡萄酒的爱好者,还是普通的游客都在这部电影里面获得了共鸣。这就是旅行的魅力吧:打破生活的桎梏,并重新回归生活。正如豆瓣影评里对《杯酒人生》的一句短评:
 
  “他打碎了生活的酒杯/他在人群中游走/就像一滴酒/迷失在水中……”
 
  希望这一期的旅行故事,会让你有所获,找回出走的冲动。


如需了解更多,欢迎订阅《葡萄酒》杂志。
品味生活有品位
Taste Wine Taste Life
即刻订阅全年12期杂志,336元包快递
订阅热线:020-3759 4395
官方网站:www.winemagz.com
官方微博:weibo.com/winemag
邮发订阅:邮发代号 46-187
全国邮局均可订阅
 
葡萄酒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