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

新世界中的旧世界葡萄酒

<b>新世界中的旧世界葡萄酒</b>

【葡萄酒杂志原创报道】坐拥全年阳光明媚温暖气候、醉人美景、多元文化及物有所值的购物饮食选择,令南非跃身成全球其中一个最受欢迎旅游城市;别忘记造访不落俗套的南非开普敦酒乡,美酒体验保证难忘。

<b>新世界中的旧世界葡萄酒</b>

王者风范——超越传统的“超级托斯卡纳”

<b>王者风范——超越传统的“超级托斯卡纳”</b>

【葡萄酒杂志原创报道】超级托斯卡纳运动始于60年代末DOC认证法规颁布之后-DOC认证即代表备受尊祟且秉承当地传统的葡萄酒。然而有一批托斯卡纳酿酒师摈弃DOC法规,引入当时尚未被纳入DOC法例内的赤霞珠等国际葡萄品种,而Sassicaia 和Tignanello更是打破传统的代表作。

<b>王者风范——超越传统的“超级托斯卡纳”</b>

金刚不坏之身:葡萄牙马德拉加强型葡萄酒

<b>金刚不坏之身:葡萄牙马德拉加强型葡萄酒</b>

【葡萄酒杂志原创报道】众所周知,高温是葡萄酒的大敌,再激情澎湃的葡萄酒受热后,几乎全会迅速香消玉殒。假如有一天您去沙漠流浪,但只可携带一瓶葡萄酒,相信只有马德拉(Madeira)才可伴您左右,因为高温反而会诱发其香醇气味及复杂层次,赋予她数个世纪的强大陈年潜力。

<b>金刚不坏之身:葡萄牙马德拉加强型葡萄酒</b>

云雾下的光辉——猎人谷游记

<b>云雾下的光辉——猎人谷游记</b>

【葡萄酒杂志原创报道】猎人谷是全澳大利亚最古老的葡萄酒产区,这里的第一株葡萄藤种植于19世纪20年代,第一家酒庄则成立于1828年。猎人谷的气候非常特殊,虽然天气炎热,但在葡萄生长的季节却终日云雾缭绕。

<b>云雾下的光辉——猎人谷游记</b>

桀骜不驯的贵公子:露喜龙

<b>桀骜不驯的贵公子:露喜龙</b>

【葡萄酒杂志原创报道】大自然对这位南法的小公子充满着爱,除了给他充足的日照、适宜的温度和湿度,露喜龙还拥有独特的土壤。当地的居民也展现出对葡萄酒浓浓的热爱,一位外国移民到露喜龙的葡萄园庄主说:“在爱里我们终能酿出最好的葡萄酒。”

<b>桀骜不驯的贵公子:露喜龙</b>